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戏曲 > 戏剧 > 正文

“活寇准”马骐

2012/12/12 17:58:54  来自: 经典洛阳

        任何事情的成功都在一个点上,马骐的成功点是《寇准背靴》,这出戏让他立得住,站得稳,叫得响!
  《寇准背靴》已演了四五千场,如今还在演。有个老戏迷曾说:“这个戏我看了‘两个世纪’了!”这出戏在20世纪50年代就有了,到现在可真算跨世纪了!但这出戏是怎样产生的?马骐又怎样使它炉火纯青?这是许多人不知道的。
  事情的成功也靠机缘:1954年,马骐到郑州参加省文艺汇演,河南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到现场录音,说需录一段长达7分钟的唱段,问马骐能否录一段,这让马骐为难了。
  “我当时的唱段都是小戏,没有能唱7分钟的!”马骐说,他感到不好意思,没敢应承人家。这时,有人对他说:“我看过你的戏,你过来,跟你商量个事儿!”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梆剧泰斗”王镇南,著名戏剧编导,他从1937年开始,就为常香玉写戏了。他对马骐说:“我有一个本子,适合你演,你看看吧!”这就是《寇准背靴》。
  《寇准背靴》剧情是:北宋真宗年间,辽兵来犯,打与不打,宋室茫然,连皇帝也拿不定注意。权臣王钦若是“主和派”,寇准是“主战派”。此前朝廷屡次听信谗言,不但不褒奖杨家将,还使杨家受了许多委屈。这次,王钦若又设计陷害杨延昭(杨六郎),杨延昭大难不死逃回杨家,其妻柴郡主害怕再受迫害,假称杨延昭已死,设灵哭祭。
  寇准赴杨府吊祭,发现杨宗保(杨六郎之子)不甚悲哀,又见柴郡主外穿孝衣,内衬红裙,便怀疑杨六郎没死。柴郡主去花园送饭,寇准就尾随观察。一路上,他唯恐郡主发现自己跟踪,便脱下朝靴,背在肩头,赤足前行,果然看到杨延昭还活着。于是,他动员杨家,使杨家将重新出征。
  马骐看了剧本非常喜欢。不久,他所在的渑池县曲剧团就排演了《寇准背靴》,马骐扮演寇准。该戏一演,誉满中原,其中马骐的一段唱,抓住了寇准的心理活动,表现了其心忧国事的爱国情怀,唱段较长,从容自然,一下子就被观众记住了:“下朝来一边走一边长叹,忘不了朝阁事愁锁眉间。北辽兴兵来侵犯,难坏了宋王天子文武众百官……宋王爷一怒回宫院,众文武垂头丧气离朝班。寇准我下朝来一路盘算,和与战,与国家的存亡都有关。那北辽残忍狂暴贪得无厌,大宋朝优柔寡断一心苟安。大好的山河被人占,黎民百姓受摧残。国有难我若是袖手不管,白吃奉禄我做的什么官……”
  这段唱,叙事与抒情相结合,行腔似流水,一路无磕绊,易学易唱,很受老百姓的欢迎,农民有时在地里干完活,或背锄头回家,或赶牛车下山,不由得就哼起“下朝来”,把自己当成那个忧国忧民的寇准,优哉游哉,沉浸在戏曲带来的乐趣里。他们在模仿过程中,脑海里浮现马骐扮寇准的形象,都说他演得好,是“活寇准”。
  “活寇准”活在哪里呢?主要活在马骐的“三绝”:帽翅功、髯口功、踢靴功。马骐老师讲,帽翅功、髯口功是原有的表演技巧,演员可根据角色需要,融到人物身上;踢靴上肩这动作则是《寇准背靴》的独创。他塑造的寇准形象,忠义又不乏幽默,果敢而充满智慧,他着重用动作表现人物。
  帽翅功:着重抓一个“闪”字,就是让官帽两侧的帽翅上下、前后闪动,对头部的要求是一个“摇”字,摇晃需有技巧。他说他在四川时,见有人耍“帽翅功”,演员背着身子,将帽翅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地摇晃,等到帽翅停下来了,才转过身来唱,台下叫好声一片。他感到这办法不错,便将其运用到寇准身上,在演唱“杨元帅在何方,生与死有文章”这段唱时,寇准一边思索,一边不停地摇帽翅,先是两边一起猛烈地摇摆,再是右边摇三下,左边摇三下,通过摇帽翅来表现寇准“苦费思量”的思想活动。
  “髯口功”:着重抓一个“弹”字,就是把胡子弹得恰到好处。这个“弹”的动作,要和“捋”的动作结合起来,寇准为避开别人的监视,偷偷到门口观察,他小心翼翼地探出脚去,捋起一缕胡子,扔到帽翅上,另一只手捋着胡子向外张望,换方向再重复一遍,这是“两望”;接下来,同时用两只手捋起胡子,同时弹扔到帽翅上,同时左右张望,这叫“双看”,轻重缓急之间,表现人物在数秒钟内的不同思维状态。
  “踢靴功”:着重抓一个“踢”字,这是《寇准背靴》最出彩的地方,也是一个看点,观众看《寇准背靴》,一定要看“踢靴子”,到时候,即使憋着一泡尿,也要把这个动作看完。这动作难度大:两只靴子,鞋带相连,鞋带不长不短,踢时眼睛不看,踢起来正好一前一后搭在肩膀上。马骐踢靴,踢得高、落得稳、搭得准。
  如今,这出戏已有新演员来接替演寇准,观众判断演员演得好不好,关键就看那踢靴子是否能踢起来、落得稳、搭得准。
  马骐老先生正是凭“帽翅功”“髯口功”“踢靴功”等高超演技,将寇准演活了,将曲剧演活了。2007年,国家给了他一项荣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曲剧代表性传承人。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 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