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戏曲 > 戏剧 > 正文

洛阳名旦朱天水

2012/12/12 18:09:13  来自: 经典洛阳

       朱天水:艺名“香水”,天才演员,人称“洛阳迷”,曲剧发展史上最著名的男旦,29岁病逝。
  洛阳历史上出现过几个“短命天才”。
  中唐时宜阳出了个李贺,身体孱弱,7岁能诗,终日苦吟,每日骑毛驴四处觅诗,看到什么便写成诗句,放入诗囊中。其母见他黄昏归来,便检查诗囊,见儿子又写了许多诗句纸片,道:“是儿要呕出心乃已耳!”
  无独有偶,到了清朝宣统元年(1909年),伊川白沙出了个朱天水,7岁能唱曲子,9岁唱红当地,25岁红遍河南,26岁把曲剧唱到外省。他男扮女装,身材婀娜,性格文静,化妆后形象俊秀,行腔时嗓音甜美,演出时微微出汗,使得一张白里透红的脸,更显得风情万种,人称“洛阳迷”,但不幸的是他29岁便死了。
  由此可见,大凡特殊人才,往往一生只为一事而来。李贺诗风瑰丽奇绝,浪漫手法不让李白,但27岁就死了,他是为“诗鬼”之称号而来;朱天水饰演旦角惟妙惟肖,但29岁就死了,他是为曲剧而来。难怪老辈人说:曲剧的旦角,硬是让朱天水给“闹红”的!
  在那个年代,唱戏被看做“下九流”,男的唱戏,死了不能进祖坟!何况女的呢?根本就找不到女演员来饰旦角。但朱天水男扮女装后,比女旦还美!他到底美到啥程度?一位曲剧界人士说:“现在不是有个李玉刚吗?似乎比女人还女人,但他还是比不过朱天水!因为李玉刚媚而不妖,而朱天水的扮相,男人一看就会爱上,回家睡不着觉,心里闹得慌;女人一看就妒上了,心里恨得慌!”
  是啊,朱天水艺名“香水”,这“香水”总让观众麻酥酥、晕乎乎的。当年洛阳有个庄夫人,沉疴在身,百医不治,眼看就不中了,可死前还有个愿望,就是要亲眼看看“洛阳迷”的戏。正好,朱天水来洛阳演出了,她先看一场,精神好转,开始吃饭;看了第二场,眉飞色舞,与人谈戏竟争论起来;看到第三场,她不再吃中药了,逢人便说:“‘香水’能治病,我还喝啥药水?!”后来,她的病竟慢慢地好了!
  朱天水天生有女子的清芬之气,加上他身材窈窕,身体孱弱,一番唱念做打之后,娇喘嘘嘘,眼神迷离,千种风情,百般妩媚,每次都把观众“迷倒一大片”,当时民谣云:“要得美,看‘香水’”;“要论真出奇,还是‘洛阳迷’!”
  但他命苦,父亲死得早,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先学踩高跷,再学唱曲子,9岁唱红后,练功练得茶饭不思,迷戏迷得身心憔悴,娘看了心疼,但还得看呀!因为他练戏时,得把娘当第一个观众,一句唱腔,一个身段,都要先让娘把把关。
  他平时与娘对话,也学着练习旦角念白:“娘啊,您看人家台上的戏服多好看!可儿没有,苦啊……”娘问:“水儿啊,你说咱咋办呀?”他说:“娘啊,您把床单裁了吧,做成水袖和罗裙。”有了罗裙水袖,天水就在家里旋开了,罗裙飘飘如云中风车,水袖翻飞如天女散花。
  他13岁离开伊川,随张钦堂到洛阳唱高跷曲谋生。高跷上练平衡,真是再好不过了,他的婀娜劲儿硬是在高跷上练成了。后来曲子登台了,他又练习台步身段。1927年,他随戏班子来到临汝与两个越调戏班演对台戏。
  对台戏不好演,观众就那么多,谁唱得好观众就去谁的台下看,唱得不好,台下无人,那就算演砸了。越调班很厉害,有固定的观众群,锣鼓点一响,观众先往越调台下拥。可不一会儿,观众便往这边来了,先是三三两两,后是一拨一拨的,朱天水等人演出的《蓝桥会》引起轰动,观众蜂拥而至,挤倒了一堵围墙。最后还是他们赢了。
  于是,各地的邀戏红帖都来了,朱天水与朱六来的合作被誉为“金玉之配”,这对黄金搭档叫响了整个豫西。很快,他们被请到洛阳南关火神庙戏楼演出,开创了曲子戏进洛阳城的先河。洛阳人发现他扮相俊俏,发声宛如女声,唱腔柔媚,悲喜咸宜,红极一时,17岁即被曲坛列为“上八仙”之首。
  他又把曲剧唱到了开封城。当时开封是省会,军政要员多,观众见多识广,对戏班很挑剔。这日,在最繁华的大相国寺门前,走来了由朱天水、朱六来、朱双奇组成的洛阳曲子班。开封人议论纷纷:“听说‘洛阳迷’来了,他到底唱得咋样?能不能迷住咱开封人啊!”“我看是吹嘘!这些人都是农民,不是专门艺人,咋会迷住咱?哼!我只看一眼,若不中,就走人!”
  结果朱天水一露面,没有开腔,只看扮相,就把开封人迷住了。有人小声议论:“哎呀,这不是仙女下凡吧?咋恁好看哩!”有人高喊:“可不能让仙女走喽!得让‘她’在开封演上半年!”朱天水一开腔,四下里便静了——他唱苦情戏,如诉如泣,悲伤感人,台下一片唏嘘;他表现闺门旦的秀美俏态,走动时如轻舟划过水面,显出无尽风情。他的高低音、真假声,结合得极其自然,音色纯净而柔美。他饰演青衣、闺门旦,每个行当都能演活,形成了独特风格,促成了曲剧旦行的最初表演模式,在中原产生了广泛影响,其代表剧目是《蓝桥会》、《小姑贤》、《小姑恶》、《狐狸仙闹书馆》等。
  开封观众不舍得让他走,每当夜幕降临,戏楼便灯火辉煌,门前贴出戏报,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戏班的好名声传开后,有时需连演两场,才能让观众满足。后来,他大白天也不闲着,得去为官员演唱。二十路军的官兵听说了,急着要看,最后通过新安人张钫(辛亥革命元老)先生,为部队演出了几次,结果当二十路军离开中原南下时,也非让戏班子随着队伍去演出。
  这时的朱天水才25岁,正值青春好年华,他把曲子唱到了湖北等地,外省人也很喜欢,可惜他29岁那年不幸病逝,观众闻讯,深感遗憾。他的搭档朱六来(名生)听到噩耗,伤心过度,罢演数年,以表示对他的怀念……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 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