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科技 > 发明 > 正文

抚摸星辰和大地心跳的智者张衡(上)

2012/12/12 18:09:21  来自:经典洛阳

  如果把中国科技文化史比作流行乐坛,张衡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巨星之一。他既是巧夺天工的发明创造天才,又是才华横溢的一代文坛奇人。郭沫若先生对张衡佩服至极,慨叹道:“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在世界史中亦所罕见。”
  这样一个“万祀千龄,令人景仰”的千古奇才,生于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谁对他的成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成功之路的?让我们通过对文学家、科学家、思想家张衡的解读,走近他的家庭、他的人生、他的追求……


  清廉的爷爷贫困的家境


  东汉章帝建初三年(公元78年),张衡降生在南阳一个名门望族之家,但这个名门望族当时已经有名无实了。
  就在张衡出生的前两年,南阳发生灾荒,而且一直持续到张衡5岁。灾荒年间,米价异常昂贵,许多人背井离乡。张衡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人世。没有大男人支撑的没落大家族,无法解决衣食之忧。当时,南阳宛城有一个名叫朱晖的富豪,颇有仁慈之心,在灾荒年间分散家财,救济自己亲友中生活贫困的人家。朱晖早年曾与张衡的爷爷张堪有过一段交情,张堪去世后,朱晖担心张家无法度日,就给张衡家送来钱财衣物。
  在生活艰难的情况下,张衡的奶奶不得不想办法维持一大家人的生计。想必奶奶会经常抱着张衡讲述张家的辉煌历史,尤其是文武双全、刚正清廉的张堪的故事。张堪的光辉形象,一定会在张衡的心中占据重要位置,影响着张衡的一生。
  西汉时,张家是南阳郡的望族,其社会地位在当地数一数二。王莽时代,张衡的曾祖父是个富有的大地主,张家的财富积累达到了顶峰。出身富家的张堪天资聪慧,学习刻苦,成绩出众,16岁时被推荐到长安学习,许多学者对他非常赞赏,称他为“圣童”。张堪志向远大,品德高尚,视钱财如粪土。他把父亲留下的财产留给了兄长的儿子,自己白手起家,一步步走上成功之路。
  西汉末年暴发农民大起义后,文武双全的张堪追随刘秀,为东汉王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任渔阳太守时,他多次率军击退匈奴军队的进攻,使匈奴军队望风披靡。张堪为官廉洁奉公,他跟随大司马吴汉讨伐占据今四川一带的公孙述时,设巧计大败公孙述,被汉光武帝刘秀封为蜀郡太守。当时,公孙述的府库中珍宝堆积如山,但他丝毫不为所动,把珍宝清理得一清二楚,并将具体情况向刘秀作了详细禀报。他还派人安抚蜀郡的老百姓和下层官吏,使他们安居乐业。
  数年后,张堪职位升迁调离成都时,没有豪华车队,没有金银财宝,他驾乘的是一辆破车,车上只有一个破旧的行李卷,张堪的清廉可见一斑。后来张堪不幸病逝于渔阳,由于他几乎没有什么积蓄,所以他一去世,张家很快就陷入贫困之中。
  张堪没有给子孙留下万贯家产,但却留下了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他的孙子张衡就是在这样一种精神力量的感召下,踏上了一条光辉灿烂的人生之路。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东汉和帝永元五年(公元93年),16岁的张衡踏上了远游之路。
  少年心事当拿云。当年张衡走出家门时是何等的豪情万丈!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已经“读书破万卷”,四书五经之类的经典著作,他已烂熟于胸。但张衡不是“书呆子”,“读万卷书”之后更要“行万里路”,所以才有了他的游学历程。难能可贵的是,他没有被传统观念所束缚,没有“学而优则仕”的念头,对做官不感兴趣,却对文学十分爱好。司马相如、杨雄等文学家,是青少年时代的张衡的偶像,他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流芳千古的文学家。没料想他“一不小心”写了那么多文学作品,尤其是《二京赋》的问世,“轻轻一跃”就超过了他青少年时代心中的“偶像”级人物。
  作为东汉的都城,当时的洛阳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洛阳不仅设有规模宏大的国家图书馆,而且还设立了全国最高学府——太学,是许多年轻人向往的地方,但张衡离开家乡以后,并没有直奔京师洛阳,而是“绕了个弯儿”,先去了长安。
  大约一年多的时间,张衡漫游了长安“三辅”地区,张衡对班固《两都赋》中有关长安的铺张描写赞叹不已,也使才高八斗的张衡有了欲与班固一比高低的念头。
  告别长安,他游学来到繁华的京都洛阳,视野大为开阔,学识也更上一层楼。他年纪轻轻就“通五经,贯六艺”,并结识了当时许多著名学者,如贾逵、马融等,这些人成了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张衡常常和他们一起切磋学问,探讨疑难问题,相互鼓励,心中充满了澎湃的激情,充满了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的信心。
  是金子总会闪光。张衡一迈上京城洛阳的大舞台,就非常引人注目。因南阳郡守的举荐,官府多次征召他前往做官,仕途之路就铺在张衡的面前。然而,志存高远的张衡却选择了留在京师读书,而且开始涉足天文、地理等学科。


  《二京赋》:“十年磨一剑”


  在洛阳经过五六年的刻苦学习,张衡的学业和文学创作水平逐渐提高,写出了《定情赋》、《七辩》等作品,并开始构思《二京赋》。由于家境贫寒,张衡无法在京师长期游学,不得不应邀担任主簿。好在工作比较清闲,使他得以集中精力进行文学创作。
  张衡担任主簿的第一年,写了一首叫《同声歌》的诗,将五言诗的发展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我国诗歌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此外,他60岁时写的七言诗《四愁诗》,是我国七言诗由发展到成熟的标志,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
  他还写出了著名的《二京赋》(《西京赋》和《东京赋》)。此前已有班固写的《两都赋》,张衡写《二京赋》时当然要掂量掂量,写好了自不必说,写砸了肯定会丢尽脸面。张衡就这样“冒着风险”着手写作,从19岁写到30岁,“十年磨一剑”,结果《二京赋》一亮相就轰动一时,也使张衡名声大振。
  《二京赋》词藻华美,内容丰富。《东京赋》描写帝都洛阳的宫殿、飞阁、楼榭、湖苑壮丽宏伟,气势浩大。张衡写景状物栩栩如生,且聚散有致,层次鲜明,语言清新,言简意赅,显示了高超的创作技巧。


  何以为耻何以为荣


  东汉安帝永初二年(公元108年),张衡辞职专心钻研学问,并由对文学的爱好,转向对天文、历法的研究,其中有两本书对张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部是杨雄的《太玄经》,一部是《墨经》。
  《太玄经》是一部研究宇宙现象的哲学著作,也谈到天文历算等方面的问题。由于写得比较简略,张衡读后有一种不满足的感觉。他费了很大工夫,在精读《太玄经》的同时,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和分析,写出了《太玄经注解》,并绘制了《太玄图》。通过研究《太玄经》,张衡也接触到不少我国古代历史上的唯物论、无神论等理论,启发了张衡追求真理的想法,对天文、历法、数学等学科开始了研究工作。
  《墨经》是墨子弟子及其后人概括并发展墨子思想的一部著作。它记录总结了春秋战国时期关于手工业方面的许多知识,提出了古代物理学和数学的许多概念和见解。书中不仅涉及认识论、逻辑学、经济学等社会科学范畴,还包含有时间、空间、物质结构、力学、光学和几何学等自然科学方面的许多知识,在古典哲学和自然科学著作中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珍品。然而,墨家思想长期无人问津,墨家的科学成果更是受到冷遇。张衡能冲破儒家思想的束缚,致力于墨家学说研究,这在当时需要非凡的胆略。
  安帝永初五年(公元111年),已经34岁的张衡抱着大有作为的愿望,登上了京都洛阳的政治舞台。从38岁到44岁,张衡担任太史令一职,开始与灵台结缘,并把主要精力用于研究天文历法,进行了一系列发明创造,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科技史上一颗耀眼的明星。
  49岁时,张衡由公车司马令复转为太史令,这显然是东汉统治者对张衡的贬抑,也是他多年来在仕途上未能通达的证明。对于张衡的去而复归,有人替他抱不平,还有人则嘲笑他说:“尽管你能叫三轮自转,使木雕独飞,可自己却免不了耷拉着翅膀落回老窝里!何不调理调理你身上的机关,赶快往高枝上飞呀!”那些嘲笑张衡的人给他开列的处方是“卑体屈己,美言以相克”。张衡对此嗤之以鼻,面对闲言碎语和少数人的挖苦、嘲弄,张衡特意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应间》,明确表达了自己的为人和志向:“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夥,而耻智之不博。”意思是君子不忧虑地位不尊荣,忧虑的是德行不高尚;不以待遇低为羞耻,羞耻的是学识不渊博。


  民间传说与画坛巨匠


  汉顺帝永和四年(公元139年),饱经忧患的张衡怀着未酬之志与世长辞,享年62岁。
  历史记载与民间传说常常在某一点上交会,共同托起一个传奇人物的真实形象与绚丽光影,张衡当然也不例外。
  张衡擅长绘画,据说特别擅画怪兽。相传在一个水潭里有一种怪兽,名叫骇神,头像人,身子像猪,能做出各种怪样子,非常狰狞恐怖,连鬼见了都吓得直哆嗦。这怪兽还很怪,喜欢爬到水边石头上玩耍。张衡听说以后,不仅不害怕,还带着纸笔来到水潭边,想把这怪兽的样子画下来。但是,他刚想提笔描画的时候,怪兽就跳进水中不出来了。后来,张衡听人说,这种怪兽虽不怕人,但很怕把它的形态画下来,所以人一画它,它就连忙钻进水中。
  这可怎么办呢?张衡想了想,就又一次来到水边,不过他这次什么都没带。正巧怪兽爬到石头上,张衡就不动声色地用脚趾在地上画下了这个怪兽的形象。这件事传开以后,人们就把这个水潭叫画兽潭。
  这个民间传说反映了张衡高超的绘画技巧,而事实上张衡也称得上是当时的画坛泰斗。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列出后汉名画家6人,张衡居于首位。张衡还把绘画技巧应用到地理学上,画出了当时的地形图。
  张衡这个“跨学科”的奇才,在一千多年前创造的诸多奇迹,为中华民族在世界科技史上留下了灿烂的一笔!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
上一篇: 围棋与洛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