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今日视窗 > 考古 > 正文

河南:让人民群众共享大遗址保护成果

2012/12/17 19:27:07 

     

商代城垣修复后

定鼎门遗址保护前

定鼎门遗址外观

        过去十年来,按照科学保护、全民共建、惠及民生的思路,我国的大遗址保护工作取得了长足进展,初步形成了大遗址保护的全国性格局,在探索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互动方面迈出了可喜的步伐。本期《城市遗产》重点介绍河南和山东曲阜、湖南长沙在大遗址保护方面的成功经验,以飨读者。
  在国家文物局发布的《国家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郑州、洛阳与西安、荆州、成都、曲阜一起被确立为“十二五”期间国家重点支持的6个大遗址片区。
  自2006年以来,河南省洛阳市文物局积极争取上级文物部门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先后实施了汉魏故城阊阖门遗址、隋唐城定鼎门遗址以及偃师商城西城墙等大遗址保护展示工程,启动了隋唐城宫城核心区拆迁整治工程,并相继成功举办了大遗址保护研讨会、大遗址保护洛阳现场会、洛阳大遗址高峰论坛。郑州市每年以不少于3000万元的文物保护专项资金投入文物的日常维修、保护规划及方案编制等工作;先后完成郑州商代都城西南城垣遗址违章建筑的拆迁整治、保护维修、环境绿化,商城遗址东城门复原展示,人民广场复原展示,郑韩故城环城公园建设等,使大遗址保护状况及其周边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遗产保护慎之又慎

  由于大遗址有其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唯一性和不可再生性,在实践中遇到的大遗址保护问题也很明显。以郑州商代城垣的保护为例,该遗址与分布在城郊、野外的遗址不同,位于城市中心,已成为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保护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据郑州市文物局局长阎铁成介绍:“难题主要有两个:一是郑州商城是大型土遗址,稍有不慎,即给文物保护带来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如何有效保护好土遗址尚属世界性难题;二是郑州商城建成后即为后代延续使用,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城池使用了3600年的城市,这一特点使城内历代文化层层叠压,城墙内外、城墙上下密布民宅,甚至墙体也被掏成窑洞居住。”
  “在郑州商城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后,其周边范围的建设力度按照文物保护的要求有一定控制,长此以往这里成为生活条件非常恶劣的棚户区,致使慕名而来的人失望而归,颇有微词。”阎铁成说。
  如何还历史遗产以尊严,又使民生得到改善,是一道十分难解的方程。“为此,我们慎之又慎,考察了与商代都城遗址类似的西安大明宫、洛阳隋唐城等多个城市遗址的保护案例。”
  一方面实地考察借鉴别人的经验,另一方面拿出科学的规划。“我们先后委托相关单位编制了《郑州商代都城遗址总体保护规划》、《郑州商代都城城墙墙体保护方案》、《郑州商代都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规划》,提出,要以商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契机,带动周边40平方公里棚户区、都市村庄、仓储工厂区的地块改造,建设新商都组团。”


  科学保护百姓受益


  大遗址反映着华夏文明的发展,更延续着一座城市的记忆。这些老祖宗留下的财富,用好了,将使当地老百姓直接受益。老百姓受益,不仅表现在城市的知名度和经济效益上,对于正快速发展的城市来说,大遗址保护好了,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生态特色、民生环境将随之提升,也就是大遗址保护和城市发展有机结合,既能有效改善人居环境,又显著提升区域发展潜力。此外,被国家文物局列为重点支持片区,在文物保护的经费和政策上,都将获得国家的大力支持。
  在城南路与南顺城街交叉口处的商城遗址南城垣西段保护展示工程项目工地,记者看到,施工人员正在对郑州商城城墙进行保护性维修。
  家住在古商城遗址城墙边的86岁的袁奶奶告诉记者,从她祖辈开始,就住在这里。随着时间的变化和城市的飞速发展,原有浓郁的古文化越来越少了。“老了,也不想再换地方了,住在这里挺好,什么时候古城墙修好了,能亲自走上去看看也是我的一个愿望……”她笑着说。
  家住城南区,毕业于郑州轻工业学院的小张告诉记者,保护古商城遗址是每个郑州市民的责任和义务,但是现在很多人的意识可能不太强,所以还需要加强宣传,每个人行动起来,才能真正实现古城遗址的保护。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有些市民对商城遗址工程也存在担心。一位姓赵的市民告诉记者,原先他经常在城墙边散步,习惯了古老的城墙,现在的改造会让原有的文化变味。“古城墙一直都在维修,下雨的时候有的地方出现坍塌,路面泥泞难走,沙土、卫生、道路等这些问题都希望政府早点解决。”在古城墙旁边做小生意的胡女士这样说。


  大力做好协调工作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市建设的加快推进,大遗址保护和城市建设、民生改善、经济发展的矛盾日渐凸显。为有效破解这一难题,郑州市文物局和洛阳市文物局积极探索统筹大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的新思路、新途径,下大力做好协调工作,努力实现大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民生改善的共赢。洛阳市文物局局长刘德胜说:“城市的每一处遗存、每一件文物,都是公共资源,都要让人民群众共享。”遵循这一理念,洛阳市文物局坚持把大遗址保护与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结合起来,让大遗址保护成果惠及全体市民。
  规划是城市建设的龙头,也是大遗址保护的先导。为了解决大遗址保护和城市发展空间的矛盾,在大遗址整体保护方面,洛阳市文物局坚持规划先行的理念,先后编制了五大都城遗址和邙山陵墓群整体保护规划,形成了洛阳特有的城市规划形态和布局。
  没有法律法规这个工具和手段,大遗址保护就无法可依。改革开放初期,为了把项目建设对文物的影响降到最低限度,洛阳市出台了《洛阳市〈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近年来,又先后出台了《汉魏故城保护条例》、《隋唐洛阳城遗址保护条例》、《二里头遗址和尸乡沟商城遗址保护条例》和《邙山陵墓群保护条例》。郑州市作为“十二五”期间新设立的大遗址保护片区立足本市具体情况,启动了《郑州大遗址片区保护利用战略规划》,以地方立法的形式明确了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依法保护大遗址的职责,为加强对大遗址的保护提供了法律武器。
  洛阳市文物局大遗址保护办公室副主任陈永光告诉记者:“洛阳大遗址点多面广,仅靠政府部门保护远远不够。为此,洛阳市文物局充分利用各级各类新闻媒体,广泛宣传洛阳文物资源的重要价值以及保护文物古迹的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进一步提高群众对大遗址保护工作的认知度。同时全面落实《文物保护法》和文物工作‘五纳入’,把文化遗产保护教育作为全面普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列入中小学教学内容。凡重大城乡规划、项目建设涉及文化遗产保护,充分听取社会公众意见,自觉接受社会监督。洛阳博物馆新馆、天子驾六博物馆等重大项目都是在充分尊重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实施的,建成后受到了广大市民的一致好评。”
  

责任编辑:文化洛阳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