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器物 > 青铜 > 正文

东周狩猎纹铜镜

2012/12/12 18:59:34  来自:经典洛阳

  洛阳金村东周大墓出土的金银错狩猎纹铜镜上,饰有骑士博虎图案,这是目前所见中国最早的人物镜。
  洛阳金村位于汉魏洛阳故城内城的东北隅,8座大墓应为东周国王或陪葬的臣属的墓葬,早在1926年至1934年间,8座大墓被疯狂盗掘,出土大批珍贵文物,许多流失海外,金银错狩猎纹铜镜即是随葬品之一。该镜圆形,直径17.5厘米,小圆纽,座外饰一周凹面形宽带。其外侧弦纹圈上向外等距饰以3个银色扁叶纹。纽座之外,饰以六组金银错纹饰。其中三组为错金的涡纹,还有三组不同纹饰,尤以骑士博虎图最为著名。画面右侧是一武士头戴插两根羽毛的冠帽,身披铠甲,左手执缰,右手持剑,蹲在披甲的战马之上,正向一猛虎刺去。左侧的立虎作欲噬状,全身饰以鳞纹。第二组为二兽相斗图,第三组是一只蹲立于扁叶之上,展翅欲飞的凤鸟。三组纹饰皆嵌以金银丝。镜缘为金黄色卷缘。该铜镜原存日本东京细川侯爵家,现藏日本永青文库。金银错狩猎纹铜镜是经过特殊制作工艺加工而成的铜镜,它不仅质地精良,而且铜镜铸好后又经过特殊的加工——错嵌金银,这是其他地区所不及的,反映出该地区有较高的水平,是战国时期科学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统一,在考古学以至文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在中国古代铜镜史上,战国、两汉和唐代铜镜堪称三座艺术高峰。处于华夏文明腹地的河洛地区皆有上乘之作,尤以金村战国铜镜种、类丰富,形式多样,精品迭出,公认为战国时期铜镜的典型代表。其历史价值在于:“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人们虽然知道有黄帝铸镜的传说,有古典文献的记录,但实际上则把中国铜镜的出现归于汉代。”金银错狩猎纹镜等一批金村铜镜的出土和不断流出国外,在中国镜鉴学史上引起一次大的震动,经多方研究,将中国铜镜的出现时间推前了几百年。而金银错镜又代表了战国时期制镜业的最高水准,金银错是金属丝镶嵌工艺的一种,即以金银丝或金银片在器物的表面镶嵌成花纹或文字,再用错石将器表错磨光整,这是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工艺方面出现的一项新技术,其制作工艺相当复杂,大致有铸器、錾槽、镶嵌、磨错等四个步骤。金村出土的金银错狩猎纹镜主体纹饰突出,制作技艺精湛,手法细腻,是战国金银错工艺在铜镜上的充分体现。该铜镜在构图方面也极为独特,即镜背为三区式,以镜纽为中心,由三组相同纹饰将空间分为三个大小相等的部分,分置三种不同纹样,这种构图形式在铜镜中极为少见。金村铜镜纹饰一方面承袭了商周以来带有神秘色彩的动物纹样,如青铜器上的龙凤纹、云雷纹等,尚未完全摆脱旧传统的束缚。另一方面又有所创新,诸如人物题材的运用,充分展示了战国时期新的艺术审美风貌,骑士搏虎这种写实形象的出现,形成生动的艺术风格。中国先秦艺术发展之轨迹,已由商周原始宗教的神秘性,开始向战国现实生活的鲜活性转变。
  在金村铜镜之前,从未见到镜画装饰人物形象的铜镜出土。1975年至于1976年春,在湖北云梦睡虎地9号秦代墓中出土狩猎纹铜镜一面,主体纹饰为两个武士手持盾、剑,与虎、豹搏斗,其题材内容与金村金银错狩猎纹镜相同,但时间稍晚,因而说,洛阳金村的这面铜镜是目前已知中国铜镜中最高的人物镜。此外,金村大墓还出土不少各种质地的写实性人像,如银质着衣人像、玉质人像、钻质跪俑等,它们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战国时期艺术审美风尚的变化。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