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美术书法 > 绘画 > 正文

画圣吴道子(3):佛寺画壁画东都扬美名

2012/12/12 21:07:12  来自:洛阳网

   吴道子生活的时代,正是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佛教及佛教艺术已经完全中国化,绘画及雕塑艺术也发展到成熟阶段,写实技法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所有这一切,都为绘画领域里一位大师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那时的洛阳,也为吴道子的出现提供了平台。


  


  吴道子来到洛阳,没有立即从事绘画创作,而是把姿态放得低低的,把脚步迈得轻轻的,每天只干两件事:一是向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二是进寺院看壁画。洛阳上千座佛寺无数张壁画,等于公开的艺术画廊,足够他观摩学习的了。
  有人撰写文章认为:吴道子来到洛阳后,应充分利用东都的文化优势,尽快向名师学画,不应该先向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因为这两人都是酒鬼,跟这样的老师学习,不学狂,就学怪。
  于是《诗酒风流传》如此点评吴道子:吴先生投师学艺,这第一步,老师就没选好!贺知章和张旭都是杜甫《饮中八仙歌》里的人物。贺知章除了吃酒,还是吃酒,官当不好,只好“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了。
  张旭倒是写得一手好草书,只不过吃醉了就大喊大叫,像发疯一样才写得出来,众人都叫他“张颠”。这已经够麻烦的了,吴道子还要远学南朝画家张僧繇。张僧繇何许人也?也是个酒鬼,曾在寺壁画龙不点睛,和尚逼他点睛,刚点完,天乌地黑了,狂风暴雨,那龙张牙舞爪活动起来,呼啸着腾空去了,只差没把围观的人都吓死。
  老师都这个样子!吴道子能不学狂?能不学怪?他年轻时曾当过瑕丘县尉。如果在长官面前听话点,逢年过节再送点礼什么的,肯定会升迁。偏偏他要像前几年人们下深圳那样,跑到洛阳去发展……
  看!这是拿今人的眼光来要求古人了。角度首先就不对!其实吴道子来洛阳发展,最初目标还是当官。要当官,字须好,唐代进官场,书法必须漂亮,唐朝历代帝王都酷爱书法,国立最高学府也特别重视书法,专门设立有“书学”科目。
  其次,书画同源,书画自古不分家。吴道子的老家禹州,没有大书法家,而洛阳却是书法王国,还是魏碑的故乡,像《龙门二十品》这样的珍品,就刻在龙门石窟内,随便你去看好了,哪像现在还要门票。还有蔡邕的《熹平石经》,一共46块石碑,真草隶篆,各种书体,蔚为大观,都在洛阳太学大门口竖着呢,随便你参观,那可是高端书法展览。
  还有那个张旭,好生了得,号称“草圣”,长期生活在洛阳,为人洒脱不羁,与李白、贺知章都是好朋友,极具个性,常常喝得大醉,呼叫狂走,然后落笔,龙飞凤舞,甚至以长发蘸墨,抒写淋漓快意——你想呀,能把书法和生命融为一体,这是多高之境界!吴道子为啥学他?就是跟着他培养艺术情感的!
  再说说那个贺知章,旷达豪放,风神潇洒,岂是常人能比?李白“谪仙人”的雅号,就是他给起的。老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诗人,他的书法品位极高,尤擅草隶,“当世称重”,好事者见了他,就拿着笔墨纸砚,追在他屁股后面,若得他数十个字,便当宝贝藏起来。
  你当吴道子是傻瓜?他聪明得很!他到洛阳学书法,主要是学草书,要掌握书法的点线之美。接着远学张僧繇,其实这人早死了,是南朝梁武帝时的画家,据说兴国寺大殿里,常有成群野鸽飞入,鸽粪弄脏了佛像,僧人就请张僧繇帮忙。他在东墙画一只鹰,西墙画一只鹞,就像活的一样,从此鸽群不敢入,足见其画得逼真。
  现在明白了,吴道子拜师,不论拜活人,还是学古人,都是顶尖级的。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当一流大画家。


  


  吴道子在洛阳,虽没出家当和尚,但在外人看来,也跟和尚差不多了,整天往寺院跑,寺院里的壁画,被他研究个遍。遇到好的就现场临摹,和尚们都说他临摹得像极了。慢慢地,便有寺院将他留下,让他画壁画。慢慢地,他便出名了,邀请书不断,稿酬猛增,买了房子,成了职业画家。
  一日,一家寺院请他画壁画,备好了颜料,几名杂役僧侍候着,还帮他维持秩序,因为围观的人很多,那些虔诚香客相信,若能在新画成的佛像下膜拜,最为吉利。
  吴道子动笔前,先在壁前站定,看了多时,在什么地方画佛像,什么地方画莲花宝座,什么地方画祥云,都做到心中有数。这才登上画梯,挥笔作画。
  别人画佛祖坐莲,都是先画佛祖,再在佛祖身子下面画宝座,这是环绕补画法,一般不会出错。但吴道子却先画莲花宝座,待把宝座画好了,才在预留出的地方画佛像。最后佛祖盘腿一坐,正好落于宝座之上,分毫都不差。
  吴道子画画,并不打底线,这样做难度极大,因为他站在高高的画梯上,画出来的佛像,又必须符合膜拜者仰视的角度,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出现败笔,整张壁画就废了。但他似乎有充分把握,画线条,笔走如风,流畅而优美。画成的佛祖,神采灿然,宝相庄严,端坐于莲花宝座上,微笑着俯视众生。观者无不频频点头,有的惊奇,有的虔诚,佛祖刚刚画好,就有人跪地膜拜了。
  尤其是他画佛像头上的佛光,也和别人不一样,那才真叫绝!
  唐人画佛光,通常有两种画法,若在室内,是用圆规;若在室外,是用圆璧,对照日光,让光线从圆孔中漏到画幅上。这两种画法,都能把佛光画得很圆。但吴道子却认为:如此画佛光,懒惰而机械,画得再圆,佛光和佛像也不能成为一个整体。那他呢?他一不用圆规,二不利用日光,而是在刚刚画完佛像头部的一瞬间,突然挥笔,顺势一圈,就画了佛光了。那个圆,圆得不能再圆,“观者无不惊呼”,佛光像是从佛祖本身发出来的,有生命,有光辉。
  这回,他又露了这一手,佛光画好,观者叫好,就算完工了。他松了一口气,缓缓走下画梯,正收拾笔墨颜料时,不料却听到一声“阿弥陀佛”,那位寺庙住持说:“刮了!”吴道子看时,一班杂役僧已经拿起工具,要把他刚画好的佛像刮掉。
  吴道子很纳闷儿,围观者也惊讶:“大师!这壁画刚画好,何以要刮掉呢?”住持道:“各位施主,他把佛祖画成了自己,难道各位没看出来?这不是佛祖!这是吴道子!”
  “吴道子?!”观者很是好奇,一边嘀咕,一边审视。哎呀!你别说,还真有点像呢!只是佛祖的面容,看上去更富态些。
  住持说:“眼下留行一种很不好的画风,画工们画佛像,总爱比照着凡人而画,如今东都各寺中,多有此等不伦不类之画像。今天,我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是对佛祖的大不敬,贫僧不敢不刮掉啊!”
  大师这样一说,一时众人无言,眼看着杂役僧人要动手毁画,却只听有人说了声“慢”,从殿外进来一位官员。这官员道:“我在殿外听得多时了,请手下留情,大师借一步说话!”
  那官员把住持让到一边,轻声说:“请问大师,龙门奉先寺卢舍那大佛,您老可去瞻仰过?”住持回答:“然。”那官员说:“大师博古通今,想必您不会不知道,那大佛是根据哪位施主的面容雕刻的吧?”
  住持无语。因为卢舍那大佛的面部特征是“广额丰颐”,是根据武则天的面部特征雕刻的。那么,吴道子为啥不能在佛像中融入自己的长相呢?其实,住持也清楚,画家们谁也没见过佛祖真容,所画佛像皆有凡人的影子。当时寺院中的释梵天女,就是根据南齐钱塘名妓苏小小的形象而画的。
  于是,住持不再说什么,壁画没有被毁。


  三


  吴道子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相互交融的时代,中国文化大量吸纳外来艺术,特别是佛教艺术,极大地丰富了中国绘画。
  这是一个万象更新的时代,外来艺术鼓荡春风,佛教文化遍洒春雨,大唐出现了空前的文化繁荣,诗歌天空群星灿烂,绘画领域色彩纷呈,展子虔、阎立德、阎立本、王维、李思训等大画家相继出现,吴道子吸取了这些大家的营养,并利用东都佛寺壁画平台,奋力一跃,攀登巅峰。
  他在洛阳所画的壁画中,最有名的是他在景云寺画的《地狱变相》。后来他到京都长安后,也在赵景公寺画过。该画描绘的是作恶之人在地狱受到惩罚的凄惨之状。画面中那些被小鬼抓到阴司的恶人,因在阳间作了恶,而受到各种刑罚折磨,有的被挖眼,有的被锯身,有的被剥皮,有的被抽筋。他们跪地的姿态,没有一个相同,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个重样。
  其中有一屠户,受审时脸前放着一面“前相镜”,镜中显示他在阳间宰杀黄牛的情形。这是在告诉人们:你们在阳间的一切行为,包括怎样杀害人类和动物,阴司都用录像机(前相镜)给你录下来,你怎样对待他人及动物,等你到了地狱,阎王爷也怎样对待你!这就叫因果报应。
  《唐朝名画录》记载:“京都屠沽渔罟之辈见之而惧罪改业者,往往有之。”是说洛阳长安两京之人,看了《地狱变相》这幅壁画后,杀猪的捕鱼的都纷纷改行,一时屠户大大减少,一些犯有前科的人,因为怕遭报应,也改过向善。那些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只要在阳世作恶,到了阴间,同样受罪,都要得到报应。
  这说明吴道子的画有感召力,同时又说明当时的佛教壁画,具有明显的教化作用,是利用艺术形式搞普法教育的生动教材。
  史料记载《地狱变相》规模宏大,整整画了十堵墙面,全长达50米。试想一下,这样巨幅壁画的出现,在当时会引起多大轰动!况且是出自吴道子之手?
  随着吴道子笔下精品的不断展现,大唐王国绘画领域的一颗新星,正从洛阳上空冉冉升起,一步步接近画坛的巅峰。这自然引起了唐玄宗的重视,他派出官员,来到东都,宣召让吴道子奔赴长安,去当一名宫廷画家。
  (记者孙钦良)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洛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