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美术书法 > 绘画 > 正文

画圣吴道子(5):吴带当风与雇凶杀人

2012/12/12 21:14:23  来自:洛阳网

  吴道子所画人物很有特色,衣袖、飘带,具有迎风起舞之势,故有“吴带当风”之称,他画的天女们似能窃窃私语,他画的人物似能跃出画面。但后来一位年轻画家的出现,对他构成了威胁。于是,“吴以其艺逼己,募人杀之”。
  洛阳和长安,是成就吴道子“画圣”美誉的两个大舞台。吴道子在唐代就有画圣称号,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到了宋代,他的画还大量留存,苏轼说:“诗至于杜子美(杜甫),文至于韩退之(韩愈),书至于颜鲁公(颜真卿),画至于吴道子!”这说明一直到宋代,还没人能超过吴道子,其画技登峰造极,很难超越。


  


  史书记载,吴道子性格怪异,喜欢酒醉作画,即使在佛门净地,也必须喝酒。这样一来,僧人对他就有意见了,禅房被他搞得酒气熏天,这是不合佛教教义的。
  因此有些寺院不但不请他画画,还对他多有微词,他却不在乎,照样饮酒,还时常与僧人开玩笑。《唐语林》记载:“吴道子访僧,不见礼,遂于壁上画一驴。其僧房器用无不踏践,僧知道子所为,谢之,乃涂去。”大意是:吴道子去拜访一个和尚,和尚对他不友好,没有以礼相见,吴道子便在壁上画了一头驴,结果这头驴活了,把屋里践踏得乱七八糟,和尚赶紧赔礼道歉,吴道子这才把画涂掉了。
  这故事的原意,是说吴道子的画很神奇,可以当作武器。但这一类的故事多了,便让人怀疑他心胸狭窄,这对画圣的形象是不利的。而且你要请他画画,他也会摆架子,并不轻易给你画,这方面有个著名的例子,就发生在东都洛阳。
  当时有一位将军,名叫裴旻。此人至孝。裴旻的母亲死了,他想请吴道子在洛阳天宫寺画神鬼像数壁,为母亲超度亡灵。《太平广记》引《独异志》记载此事,说吴道子见裴旻来邀请,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废画已久,若将军有意,为吾缠结,舞剑一曲,庶因猛励,获通幽灵。”意思是:我已很久没有作画,如果将军真有诚意,就为我舞剑一曲,我或许受到您剑法凌厉的启发,获得灵感,才能画好。
  人家的妈妈死了,穿孝服而来,请你画点儿壁画超度亡灵。你竟要人家束装舞剑,这多少有点儿无聊,不够意思。但裴旻没办法,虽说一剑可敌百万兵,但剑锋不是笔锋,他不会画画呀!于是他二话不说,立即脱去孝服,恢复平时装束,佩剑上马,走马如飞,然后拔剑挥舞。
  可能是死了亲娘,他心中悲戚,剑舞得非常凶险,十分凌厉,呼呼生风,鬼神皆惊。突然剑停了,稍顿了一顿,又忽地被抛向高空,距地面数十丈,垂直下落时电光下射,看上去非常吓人,直冲着裴旻而来,但他不慌不忙,举起剑鞘,不偏不倚,正好让剑落入鞘中。
  观者数千人,都齐声喝彩。吴道子受到裴旻舞剑英姿的感染,立即挥笔向墙,顷刻工夫,墙壁上幻化出妖魔鬼怪,观者顿觉飒然风起。其实看了这故事,可以看出吴道子不是无聊,而是在“借势”,是借将军舞剑的凌厉之势,激发出笔端的淋漓快意,以便更好地作画。
  古往今来,好的画家皆有个性,没有个性其实是画不好的。唐人段成式在《京洛寺塔记》中说:吴道子个性鲜明,爱憎分明,喜欢喝酒,但厌恶贿赂。有一次,长安平康坊菩萨寺的慧觉和尚,请吴道子在殿内画行道僧,他知道吴道子爱喝酒,就巧设计谋酿了一百坛好酒,放在过道上。他先把吴道子灌醉了,让他在醉意朦胧中为寺院画画,可是画至一半,吴道子酒醒,见和尚们正把酒一坛坛往外搬,问是何故,答说这是住持对您的酬谢。
  吴道子很不高兴,觉得有辱他的清雅,掷笔而去,行道僧差一条腿没有画完,成了“独脚僧”。后来,“独脚僧”给住持托梦,诉说独脚之苦。住持四处求人,要为“独脚僧”续腿,但其他画家来试,都续不上,因为绘画技法难与画圣接近。


  


  吴道子的画技极高,后世历代画家,无人敢放言超越他。他所创造的波折起伏、错落有致的“莼菜条”式的描法,加强了描摹对象的分量感和立体感,突出了人体曲线和自然的结合,对我国绘画甚至对西方画风都有一定的影响。他所画的人物、衣袖、飘带,具有迎风起舞之势,故有“吴带当风”之称。
  他在洛阳上清宫(唐时称玄元皇帝庙)画的几幅壁画,每一幅都是超一流精品,色彩艳丽,技法高妙,其中《五圣千官图》场面壮观,人物众多。“五圣”指的是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唐中宗、唐睿宗。吴道子将“五圣”真容绘在大殿正壁上,又将文武千官列其左右,再以锦绣河山作为背景,用笔如神,被誉为“丹青绝妙,古今无比”。来观赏的人很多,杜甫看过之后,诗兴大发,写了一首长诗《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其中有“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之句,说明吴道子确实画出了山河日月的气势。
  到了北宋,历朝皇帝都喜欢这幅壁画。景德年间,宋真宗到巩县祭祀皇陵后,来到西京洛阳。他看到这幅壁画,十分喜欢,临行要求随行画工留下来,把壁画临摹下来,带回宫中让他欣赏。可画工没有吴道子的水平,怎么临摹都不像,最后慌了:皇上时常来上清宫,若把临摹画和原画一对照,岂不怪我们临摹得不像!怕是连饭碗都要丢了,于是偷偷铲掉原来的壁画,用自己的笔法重新画了一遍,这样一来,临摹画和墙上画就一样了。
  稀世珍品就这样被毁坏了。宋人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记录这件事,说当时有个画工多了个心眼儿,尽可能将壁画铲成大块,保存下来,然后出卖,一直到一百多年后的南宋高宗时期,还有人在江南看到过残缺的壁画。
  这样看来,吴道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都知道他的画有超凡价值。据说他在长安菩提寺画的佛像,能转目视人。在赵景公寺画的执炉天女,似乎能够窃窃私语。他所画的人物,俨然就要跃出画面,衣带也仿佛在迎风飘动,有强烈的空间感和立体感,无论是画屋宇梁栋,还是画弯刀挺刃,他从来不用矩尺圆规,只需用手一画,便已足够精准。
  他就是这样有本事,似乎无人能超过他。
  但俗话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吴道子晚年时,大唐帝国出现了一名年轻画家,此人名气其实远远没有吴道子大,但吴道子却知此人很快就要超过自己了,就要把画圣的美誉夺走了。
  这个画家就是皇甫轸。
  吴道子决定除掉他……

  


  史上有关文人杀人的事件,多半有附会和谣传的成分,但吴道子雇凶杀皇甫轸,却清楚地载于史籍中,而且他雇凶杀人的事情,没有出唐代就传得沸沸扬扬了。唐人段成式在《酉阳杂俎》续集中也记载:在长安宣阳坊静域寺内,皇甫轸所画鬼神像逼真而传神,呼之欲出,形若脱壁。吴道子怕对方的艺术压倒自己,花钱雇刺客,杀了皇甫轸。
  有人根据这些记载,描述了当年画圣与这位年轻画家的恩怨纠葛:在当年的长安,有一个红灯区名叫平康坊,是歌妓聚集的地方,每天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坊内有座菩萨寺,寺内新起了一座大殿,留下东壁和南壁,宁王(唐玄宗的哥哥)命吴道子画东壁,命皇甫轸画南壁。
  这就是唱对台戏了!你想啊,在同一个寺院内,让两个实力相当的画家分别画壁画,这不是让他俩掐架吗?
  当时,吴道子业务繁忙,正在赵景公寺里画壁画,还没有顾着去呢,不料宁王已经陪着皇帝参观大殿了。唐玄宗看见皇甫轸已经开始画了,很高兴。但看见东壁上空无一笔,也不见吴道子的影子,龙颜不悦,临走时留下话来:限定三日,完成画稿,不得有误。
  吴道子的徒弟匆忙来报,吴道子听了,说:“我心中自是有数……”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已经慌了。这个皇甫轸,他是知道的,是京城这两年冒出的画坛新星,技艺精湛,人气很高,有人预言不出几年,此子当成画坛领袖也!
  吴道子想到这里,自言自语道:“限定三日?时间似还可待……”徒弟发现他眼中充满杀机,当下心中忐忑,怀着疑虑离开。吴道子当晚没有回家,坐在赵景公寺禅房内,陷入可怕的沉思中。
  次日上午,吴道子终于完成了赵景公寺的壁画,转场到菩萨寺。他在东壁前站了多时,却找不到一点儿感觉,竟然一笔也没画出。他听得南壁一侧似很热闹,知道皇甫轸正在作画,围观的人还不少。他本想走过去看看,但强烈的嫉妒和自尊心,束缚了他的脚步。中午时分,皇甫轸走下画梯,主动过来拜见他,面对年轻的皇甫轸,吴道子一下子感到自己的苍老。
  是啊,这一年他整整五十岁了。
  而皇甫轸却很年轻,虽出身寒微,但极富绘画天分,又肯下工夫,因此很快就成为新锐画家。眼看着就要超过自己了,吴道子越想越不安,他走过来看皇甫轸画的人物:鼻子眼睛都有生气,长长的衣带似乎束缚不住饱满的生命热情;所有动作都很逼真,势若脱壁,引得众看客纷纷称赞。他还看到爱穿白衣的皇甫轸,吃过午饭就登上画梯开始作画,飘飘白衣,仿佛一堵风动的墙,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刺客挥刀扑去的身影!
  可他不露声色,转到东壁前开始作画。
  到了第三天,吴道子终于完成东壁壁画创作,回到家里,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他似乎在等待什么,又像是在反省和自责。月光皎洁,四周安静,他感到了恐怖。次日一大早,京城风传:昨天夜里,皇甫轸遇刺!地点:城外曲江夜宴现场。场景:年轻画家死卧花丛,一身白衣被鲜血晕染,状若芙蓉!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到心痛。
  但想了想,有点释然——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是一本八卦轶闻和诡异之事汇编,类似现在的八卦杂志,其中猎奇的成分很多。因此我宁愿相信:吴道子没有杀皇甫轸,这,只是一种传说……

(记者孙钦良)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洛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