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民俗旅游 > 民俗 > 正文

【民俗文学】河洛民俗:谈古论今话起名

2012/12/13 8:58:02  来自:经典洛阳


  洛阳古多士,民俗犹而雅。地处中原的洛阳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名人学者各领风骚,民俗民风时尚优雅。民俗是社会上长期形成的风尚、礼节、习惯等的总和,是活的建筑、立体的历史。洛阳悠久的历史、多彩的文化,形成了其独特的民俗。洛阳民间的婚丧嫁娶、接客待物、出行禁忌等是洛阳民俗民风的生动体现,窥一斑而可知全豹。

  婴儿出生,不论男女,父母都要给其定个名字,俗称“起名”。一般情况下,孩子哺乳期至上学前用乳名,上学后用正名。
  乳名也叫小名或奶名。起乳名的选择范围很广,但母爱和父爱是人之天性,新起乳名,无不体现长辈的关爱和企盼。爱之者,叫“喜儿”、“欢欢”;怕活不长者,叫“铁锁”、“拴保”;望多生者,叫“满堂”、“爱群”;有女盼男者,叫“快快”、“望子”;盼成才者,叫“才儿”、“成龙”;求荣耀者,叫“光宗”、“耀祖”;盼健康长寿者,叫“延年”、“去病”;也有爱之过深、反取贬损粗鄙之名者,如叫“老鳖”、“小狗”、“狗碰”、“偷生”、“剩剩”等,可谓无奇不有。
  正名也叫学名、大名、大号。正名要终生使用,故取名时颇慎重。据传,周秦时,长辈多为子女取单名,如孔子名“丘”,秦始皇嬴政名“政”,原因在于当时人口较少,不易重名。后来,随着人口增长,同姓名者增多不易辨识,汉朝逐渐实行复名制,如“董仲舒”、“司马相如”等,各取两字为名。不料为时不久,王莽复古,单名盛行,如《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几乎全是单名。直到东晋南北朝时,复名才又多起来。时至今日,单名虽然存在,但毕竟复名为多。
  如何取名,讲究颇多,民间一般多着眼于以下五点:
  一、以辈分排列起名。我国自北宋以后,出现修续家谱之风。为了分世次,明昭穆(指按宗族、长幼关系排序),产生一种按“辈字”取名的方法。洛阳发现的《白居易家谱》即有“辈字”排名的记载。偃师《寇氏家谱》原有“宗派字诗”:“绍惟登天振,建景玉云文,广兆世家声,作德先永伦。”这就为后代起名提供依据,以便后人看到名字便知辈分。1950年,寇氏续家谱,又新增宗派诗一首,凡同族新生儿子,即可按照其“辈字”起名。
  二、以吉祥语起名。如“吉祥”、“富贵”、“高升”、“福禄”等。
  三、以出生时日起名。如“辛卯”、“迎春”、“金秋”、“黎明”等。
  四、以物体起名。如“金龙”、“银虎”、“梅兰”、“玉凤”等。
  五、以引典齐贤起名。如“北辰”是引用《论语》中,“譬为北辰,居其转而众星拱之”的典故;“立群”是引用“鹤立鸡群”的典故;“温俭让”是引用《论语》中,“夫子温良恭俭让”的典故;“望回”表示仰慕颜回;“齐愈”是希望与韩愈齐名。
  新中国成立后,时人又有以孩子出生时发生的历史事件和重大政治活动来起名的,如“建国”、“解放”、“红旗”、“援朝”、“文革”、“卫东”等;改革开放以来,又有以单字叠音为时髦而起名的,如“楠楠”、“龙龙”等。起名方法,可谓百花齐放,应时而变。
  为女性起名,有所区别。唐宋之前,重男轻女现象还不严重,历史上留有许多女性名字,如“班昭”、“蔡文姬”、“谢道韫”等。宋朝之后,重男轻女现象严重,特别是明清尤甚,女子地位低贱,差不多等于无名,婚前可能仅有乳名,婚后便成“某(夫姓)某(自己的姓)氏”。人们口头称呼女子时,则根据其丈夫排行称其为“老大家”、“老二家”或“大媳妇”、“二媳妇”。女子幼时之名,羞于自言便渐渐鲜为人知了。
  现代社会,男女平等,女性名字普遍公开。但在取名上,男性多具阳刚、果敢之气,女性则偏阴柔、妩媚之态。女性取名类别有花卉型,如“爱兰”、“樱花”、“冬梅”等;物候型,如正月出生者名“正红”、“正芳”,二三月出生者名“春香”、“春丽”,四月燕归来,名“丹燕”、“燕飞”,五月榴红杏黄桃熟,名“榴娟”、“杏花”、“小桃”,六月荷满塘,名“荷月”、“爱莲”、“翠荷”,七月有“乞巧”风俗,名“巧珍”、“巧红”、“乞巧”,八月桂香月圆,名“月桂”、“桂香”、“圆圆”,秋冬季则名“金菊”、“腊梅”等;爱美型,为“丽华”、“婉容”;性格型,为“文雅”、“贤淑”、“安静”等。
  综上所述,似乎人人均有两个名字,其实不然,许多人是一个名字伴终生的。有人从正名中取一字为乳名,或一字重叠而为乳名;有人一个乳名用到老,始终如一。人们取名的丰富多彩性,河洛民俗成为我国独有的、有深远寓意的取名习俗。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