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民俗旅游 > 旅游 > 正文

天津晓月俯瞰洛阳的一面镜子

2012/12/13 10:05:04  来自:经典洛阳

  天津晓月,是洛阳八大景的第五景。
  写天津晓月,离不开天津桥。天津桥的位置,有新旧两种说法:旧说它在洛阳桥东不远处,系民间版本;新说它在洛阳桥西100米,为专家所考证。订正遗址属于文物考证,不属于人文解读,在此略去不谈。重要的是,天津晓月历来都像一面镜子,高高地挂在天上,见证着时代变迁,俯视着古都兴衰。
  天津晓月,让人低头默想,让人抬头仰望。


  一


  世事沧桑,恍惚千年,天津桥上走过了多少个王朝。
  这座桥,原是一座浮桥,首先在这座桥上栖息的,是一个疲惫而短命的王朝——隋朝。
  隋炀帝大业元年,也就是公元605年,隋炀帝杨广强行把他父亲的龙椅塞到自己的屁股底下,并迁都洛阳。那时的洛阳,楼阁虽然破旧,榆柳虽然萧疏,却不失帝都的气派,悠悠洛水穿城过,襟怀之内有人烟。
  为重建洛阳,隋炀帝在汉魏故城以西9公里处重新选址,每月役使200万工匠昼夜施工,短短10个月就建起了洛阳新城。新城南跨洛河,面朝伊阙,西临涧水,巨大的身躯安卧在邙山脚下。为了区别西京长安,洛阳新城故称“东京”,很快又改为“东都”。
  设计新城的杨素和宇文恺,在进行设计的时候特别注意洛河点缀城区的作用,认为洛水就像天上的银河,而洛阳就是天帝的居所“紫微宫”,这样,就必须在洛河上再架一座“天津桥”,因为“天津”的原意就是“银河”。
  那时的洛水,自东向西穿城而过,河上已经有了大大小小几座桥,隋炀帝来了,要再架一座桥,而且是一座别致的大桥,洛阳人自然是欢迎的,就纷纷前来观看。
  只见那大桥是大船一字排开、直达对岸,船与船之间用铁锁链缚连,桥面平整,桥身稳当。桥建成之后,过客穿梭,游客徜徉,好不热闹。
  可惜好景不长,过了12年,李密率领瓦岗军攻打洛阳城,天津桥附近是主战场之一。隋将王世充慌忙迎战李密,大战三场,先胜后败,守城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洛水。打了胜仗的李密干脆再下狠手,最后一把火烧了天津桥。当夜月色月蒙胧,冤魂飘逸,天津桥上的月亮,第一次看到了王朝角逐所带来的惨烈景象。
  这座用大船连成的浮桥,全长500米,是我国最早的大型浮桥,为使形体高大的楼船能顺利通过,桥体还可以自由开合,这在我国古代建桥史上是个了不起的创举。桥北端,正好与皇城的端门相对应;桥南端,与长达5公里的定鼎门大街(当时定鼎门在安乐窝之南)相连,南北通衢,一桥相牵,好不气派。
  隋朝命短,不到40年便玩儿完了。大唐盛世,自然要为天津桥“再塑金身”。这次重修,没再采用浮桥的形式,而是在原址上建起了石基桥,称天津桥,又称洛阳桥。桥长三百步,宽二十多步,桥上有四角亭、栏杆、表柱,两端有酒楼,从早到晚,人来车往,熙熙攘攘,至凌晨,晓月当空,成为一景。


  


  在唐代诗人中,与天津桥最有缘分的是孟郊。
  孟郊这个人,大家是喜欢他的。他从家乡浙江往长安、洛阳一路走来,写下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样的名句,又在考中进士后写出“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样痛快淋漓的诗句。最重要的是,他还为“天津晓月”作了一个流传千古的广告: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人行绝。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
  这是他的《洛桥晚望》中的诗句。有人说,这几句诗有啥好,看他把洛阳城写得多么萧条,什么“冰初结”,什么“人行绝”,什么“榆柳萧疏”,咋不写写洛阳城的明媚和辉煌呢?
  此言差矣!叫我看来,人家孟郊这才叫有水平。因为在这首诗里,孟郊描写视线的移动,特别具有空间转换感:先把视线放在近处,看桥下的冰,然后慢慢抬头看路上有没有人,再稍稍抬头看榆树,看柳树,最后再看楼阁,看嵩山。
  “月明直见嵩山雪”,最后一句直奔远山而去了!这是一个淡远的境界,寄寓了诗人志存高远的襟怀。我就奇怪了,那时洛阳的环境就没有一点点污染?大气中连几缕炊烟都没有吗?洛阳离嵩山那么远,孟郊一下子就能看到嵩山上的雪?难道他的眼睛是望远镜吗?
  后来我想通了,想必月华与雪光是可以交相辉映的,同样的灿然夺目,同样的浮光闪烁,上下通明,一片银白。孟郊先入为主,知道嵩山上已经有积雪,心中有雪了,眼睛里自然就有雪了。
  这样一来,天津晓月在洛阳八大景中就凸显出个性了,其个性就是散发着冷峻美、通透美,而且很安静,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夜色和月光;而且很干净,只有河里的冰和山上的雪,冰清玉洁;而且很空灵,阡陌无人榆柳无叶,自有空阔之美;而且很蕴藉,往日繁华不再,楼阁已经闲置起来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洛阳人了解的洛阳八大景,是通过背诵“龙门山色、马寺钟声”一路念下来的,而外地人恐怕是通过孟郊的这首诗,才知道洛阳还有个天津桥的。
  当大诗人李白来到天津桥头的时候,他没有径直走向桥面,而是走进了桥头的一座酒楼。这个人,如果他的面前出现四样东西,有酒、有月、有楼、有桥的话,他必定先登上高楼,眺望一番;然后必饮酒,吟诗作赋;然后必望那空中的月亮,起舞弄清影、舞蹈一番了。所以,他就来到天津桥旁的董家酒楼,来到他的酒里和诗里了。他在《忆旧游寄谯君元参军》中写道:“忆昔洛阳董糟丘,天津桥南造酒楼。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他还在《洛阳陌》这首诗中写道:“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你看他并不欣赏天津晓月,只管饮酒和郊游,而且是何等潇洒,一饮酒就是几个月,根本不把王侯等放在眼里。
  还有白居易,他晚年定居洛阳,基本上就是“洛阳市民”,他在天津桥上走来走去,何止十次八次!他在《晓上天津桥闲望》中写道:“上阳宫里晓钟后,天津桥头残月前。空阔境疑非下界,飘飘身似在寥天。星河隐映初生日,楼阁葱茏半出烟。此处相逢倾一盏,始知地上有神仙。”白居易到天津桥上转悠之后,与孟郊的感受差不多,也写了这里的空阔之美,但他比孟郊的话多得多,写了这么多,也就是一个“望”字。他望着天空、星河、残月、桥头、楼阁,望来望去,最后又归结到酒和神仙上——这三个人来看天津桥,孟郊的态度最庄重,李白最潇洒,“老白”最超脱。


  


  洛阳人当中,有人不明白天津晓月与天津桥有什么关系,也不明白天津桥与天津市有什么关系,还以为洛阳的天津桥是借天津的名字命名的呢!
  这实在是一个误会。天津桥建成的时候,如今的天津市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今日之天津,本是一座水陆码头,是南、北运河与海河的交汇处,南漕北运皆要在此通过,时间长了便慢慢地繁华起来。
  一直到了明代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下令在天津驻军筑城,因此地是他昔日率兵南下渡河之处,意取天子经过的渡口,遂赐名“天津”。后来随着漕运和盐业的发展,大量移民迁入,天津逐渐成为一座商业城市。清雍正年间在此设天津县,为天津府治。1860年也就是咸丰十年,帝国主义列强强迫清政府将天津辟为商埠,1928年设天津特别市,1930年改名天津市。所以,洛阳的天津桥,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是借用的名字,要说借用的话,只是借用了“天津”一词,查《辞海》“天津”词条,解释为“原为星官名,是银河的别称”。
  洛阳有一句老话,叫做“剑(涧)不出鞘,骆(洛)不备鞍”,意思是说涧河的河道像剑鞘一样,一般情况下可以束缚住涧河,不使其泛滥,于是涧水就像入鞘的剑一样,安静地躺在那里;但洛河就不同了,洛河是难以束缚的一匹野骆驼,不守规矩,动不动就泛滥了,所以不要为它备鞍,备鞍也是白搭,河水一涨,浮桥就不行了,必然会被冲垮。
  所以当年隋朝建的用大船连成的天津桥,如果李密不用火烧的话,早晚也要被大水冲垮。只是大水把桥冲垮了,还可以再搭再建,而大火一烧,就彻底完了。这才使人们醒悟:木桥,怕水也怕火,但终归是怕火,于是不再建木桥了。
  自宋以后,战乱不断,中原王气黯然收,帝都选址东南走,洛阳的建筑物大多被毁了,天津桥亦未能幸免。可见,就是石头桥也难以躲过战争的洗劫。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说实话,站在洛河边,看洛浦公园河段积起来的河水,流速可真慢,但岁月还是被无情的流水慢慢地带走了。我来到这里,带着深深的遗憾,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天津桥的半点儿身影了,我只能站在洛阳桥上,来体会当时“天津晓月”的意境。
  我看到了月亮!那是清晰的一弯残月,斜挂在西边的天空,我发现拂晓的月亮没有睡意,它的边缘如镰刀的边缘,有着蒙目龙的豁口,牵连着冷峻的苍白和残缺的美!我惊讶于我的发现,不由得转回头审视这浮世人心:大桥上车辆在穿梭,汽车满载着欲望和功利向前飞奔,人们整天忙忙碌碌,似乎在中秋节的时候也顾不得端详月亮了,一年当中,不是浮浪一春,就是散漫一夏,不是繁忙一秋,就是恍惚一冬,哪里还会关注天上的月亮!
  而这月亮,却是有生命的,它在移动,附物随形。
  你看!它随风,风移动它也移动;它随云,云飘逸它也飘逸;它随人,人走动它也走动。我在桥上走过,然后来到桥下的河边,春节刚过,河边残留着鞭炮燃放后的纸屑,一个保洁员正在那里打扫,她打扫的时候,似乎把月光也扫到她的篓子里去了;有一名晨练的老者,他在舞剑,他舞剑的时候,一挥动手臂就把月光挑到剑锋上面去了;还有一群打太极拳的人,足有30多人吧,他们的手臂一挥舞,便把月光搅乱了,便把月光激活了。
  “日浴精神月洗心”,月华似水的天津晓月,把洛阳城洗了这么多年,越洗越干净了;亮如明镜的天津晓月,把洛阳城照了这么多年,越照越美丽了。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