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民俗旅游 > 旅游 > 正文

午桥碧草瀍壑朱樱

2012/12/13 10:09:20  来自:经典洛阳


  午桥碧草和瀍壑朱樱,是洛阳八小景的第五景和第六景。
  午桥,指的是午桥庄,在洛阳城南不远处。唐宪宗统治时期宰相裴度曾在这里建别墅。别墅区内林木丰茂,绿草如茵,是为“午桥碧草”。
  瀍壑,不单单指瀍河,还包括瀍河两岸的沟沟壑壑。沟壑内遍植樱桃树,连片成林,是为“瀍壑朱樱”。
  午桥碧草属于人文景致,瀍壑朱樱当是自然景观。咱先说瀍壑朱樱,先把那一树的玛瑙、满目的苍翠捧给你;然后说午桥碧草,让你接近那绮丽的园林、满地的绿茵。


  一河奔来翡翠绿瀍壑朱樱玛瑙红


  孟津是个贫水县,但这个县却为我们“准备”了一条河。这条河在古代非常清澈,如流淌着一河翡翠一般。这条河就是瀍河。
  这个县有一个横水镇,瀍河从该镇的东部发源,由北向南,全长30公里,流经马屯、朝阳等(乡)镇,然后一头扎进洛阳城区。当它最终汇入洛河的时候,已在市区蜿蜒了3.45公里。
  如果到瀍河的源头看一看,你会发现邙山的地貌特征有些像陕北高原。从宏观上来说,巍巍邙山东西横亘近100公里,但它的身躯并不完整,在高高的丘塬之上,在临近黄河或靠近北麓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它被粗暴的山洪击伤的惊人伤痕。那一道道沟壑,就像被突然割断或者挖去的手臂,看上去真让人心疼啊。但就在那残缺的臂弯里,总还固执地揽着一片庄稼地,再不就是在高高的沟崖之上,顽强地挺立着一棵树。
  大自然这种拥抱生命的姿态,显示出一种努力挣扎的勇气,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所以,当我在这明媚的春日,来到这沟壑纵横的邙山的时候,心绪总是不能平静。我小心地穿过麦田,闻到了一种久违的气息,这种气息混杂着麦苗的“青气”和泥土的腥气,使我不由自主地蹲下身来,捏了捏瀍河河床上的泥。
  瀍河上游的河泥,不像市区河段的河泥那么乌黑,也不那么脏,黄中带灰,滑滑的,有些质感。毫无疑问,这些泥都是被山洪等从邙山上冲刷下来的。正是经过岁月不停地冲刷和剥离,邙山被切割成无数的沟壑,而一些风景和故事,也便在这些沟壑中生成了。
  这风景的主角,是樱桃;这故事的主角,是那些喜欢樱桃的人。
  话说这些沟沟壑壑,向阳背风,最适宜栽植樱桃树。樱桃的果实很小,大家想必并不陌生,但如果你翻阅有关书籍,书本往往只会罗列出下面一些话:“樱桃又名莺桃,蔷薇科,果实甜中带酸……一年当中,经过萌芽、开花、坐果、落叶、休眠等过程,周而复始。”
  书里的介绍很简单,实际上樱桃树不是那么好伺候的,俗话说“小曲好唱口难开,樱桃好吃树难栽”。要栽植樱桃树,必须先选择沟底平缓处,平整好土地,然后根据地块的大小和向阳背风的情况,决定密植还是散植;还要考虑附近有无水源,有水源自然最好,没有水源时,必须有良好的保墒条件。
  历史上记载,洛阳城郊的樱桃沟共有两处,具体文字可以在《洛阳县志》中找到:“樱桃沟,一在县东北五里,瀍水东,名小沟;一在县西北三十里,名大沟。各出樱桃。大沟尤佳,老树合抱,延十余里。”
  每年农历三月中旬,樱桃的花与叶几乎同时萌发。那些小叶子伴着阳光舒展、战栗,那些白中略带红色的花朵,在风中浅浅地睡去……这些细节,一般人是不去关注的。开花十余天以后,青青的、小小的球形果实开始攀上枝头,这时候也就引起人们的注意了。而这时往往天气转暖了,几场春雨滋润,几天暖阳拥抚,果实转眼间就红透了。
  那樱桃必须集中起来才好看。它们像小精灵般爬满枝头的时候,好像一树的玛瑙,这时候衬托它们的是一树的绿叶。由于樱桃太密集了,一株成年树往往能挂果400多公斤,所以满树的枝头都被压低了,看上去就像一个负重的人,正在努力扛起一个装满珍珠的竹篓。
  洛阳的樱桃久负盛名。西工区红山乡的那条樱桃沟,至少有600多年种植樱桃的历史,拥有数千亩樱桃树,绵延十余公里。沟内有清泉,有小溪,所产樱桃肉厚、核细、皮红,酸甜适口,汁液很足。新安县的樱桃沟,沟口宽阔,沟的尽头有水源,现已经围成水堰,形成流瀑。从汉代开始,历经魏、晋、唐、宋,这里的樱桃都很出名,果味酸甜,既能生食,又可酿酒,色彩上有“如珠未穿孔,似火不烧人”的美誉,一直是贡品。史书记载,唐太宗李世民看到洛阳的樱桃后,赋诗称赞:“朱颜含远目,翠色影长津。乔柯啭娇身,低枝映美人。昔作园中实,今为席上珍。”有一次,清代洛阳知县龚松林来到樱桃沟,即兴而作《访樱桃沟》一诗:“为访樱桃沟,登临向北邙。雨飞新绿嫩,风动野花香。赤玉妆盈村,红珠摘满筐。衷肠原自热,那用大宫浆!”不但写出了迷人的景色,还写出了自己的感受。
  所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季节转换的速度,往往让人怜惜花木的早衰。如今不少洛阳市民也和古人一样,每至春末夏初,樱桃一熟,便赶往樱桃沟,亲自采摘樱桃,似乎这样得到的樱桃,比直接从小贩手中购买的樱桃要有味道。
  惜乎如今瀍河两岸已没有樱桃树了。但眼下的瀍河已成季节河,没有太大的水流量,仅仅吸纳了中州渠退水渠里的水和沿途的污水,这样一来,在石砌护坡之下形成了较大面积的河滩,完全可以用来栽植樱桃树。如果这项工程能够实施,则瀍壑朱樱一景将在市区重现,定会给洛阳再添风光。


  绿叶堂前披绿午桥叶碧草染午桥


  今日洛阳南郊的潘村、豆腐店一带,在唐代曾有过骄人的荣耀,当时被称为午桥庄,是唐代宰相裴度的别墅区所在地。
  裴度,字中立,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生活在安史之乱以后的70余年里,是唐朝后期杰出的政治家。
  出生在山西的裴度,为什么跑到洛阳来建别墅呢?这还得从他的政治生涯说起。裴度出生于一个封建官僚家庭,25岁考中进土,后又“应举贤良方正……授河阴县尉”,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裴度做官,向来忠于职守,处理政务常常得到宪宗的肯定,所以不断加官晋爵,由监察御史至起居舍人、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刑部侍郎、门下侍郎,最终做了执政宰相。20余年里,裴度在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历任显职。由于他“执生不回,忠于事业”,因而屡遭权臣嫉恨、排挤。他三次为相,五次被排挤出朝廷,到太原、兴元、襄阳和东都洛阳做节度使或留守等地方官。尽管如此,裴度的“威望德业”,一直为世人所敬仰,时人论将相,皆“推度为首”,可见当时他的威望之高和影响力之大。唐代以后的许多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如司马光、欧阳修、李贽等人,都称赞裴度“以身系国家轻重如郭子仪者二十余年”。
  唐朝后期,政坛混乱,社会黑暗。裴度为了维护唐朝的统一,坚持打击藩镇割据势力;为了整肃朝纲,坚持与飞扬跋扈的宦官、奸臣作斗争。
  据《旧唐书•裴度传》记载: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宦官专权,裴度因受排挤,“治第东都集贤里”隐退。其宅内筑山穿池,竹木丛翠,有风亭水榭,梯桥架阁,岛屿回环。又于午桥庄建别墅,植花木万株,其中起凉台暑馆,引甘水贯注其中,与亭台建筑左右映带,景色宜人。其别墅称“绿野堂”,由著名诗人杜牧亲自题写“绿野堂”三个大字的匾额,高高挂在大门之上,旁书一副对联:“绿野家声,香山世泽。”
  话说绿野堂建成以后,在当时洛阳的19个别墅区中独树一帜,其主要特色不在其亭台楼阁的豪华和壮美,而在其林木的丰茂和苍翠。那时人们还没有植草坪的概念,但裴度不刈青草,就等于植了草坪。每到春天,园内草地便慢慢泛绿,但草刚刚泛绿的时候,草色很淡很淡,只有离得远远的,才能看到整体的绿;接着,草色像慢慢展开的国画渐渐铺开,并且随着地势一起一伏,有一种绿色的动感。绿野堂,就被这绿色包围了。其中一个地方,谓“小儿坡”,裴度常把群羊散放于坡上,白羊青草,相映成趣,于是他津津乐道:“芳草多情,赖此装点耳!”可见裴度懂得用活物点缀景物。
  当然,活物中最有灵性的是人,尤其是浪漫的诗人。当时大诗人白居易、刘禹锡以及许多名士,常到裴度的别墅酣宴从游,高歌放言。由于这些诗人的点缀和宣传,更使得绿野堂名声在外,午桥碧草也便成了一景。
  我不知道裴度为什么那么钟情绿色,我只知道如今生活在洛阳的裴度的后人,还在到处搜集有关裴度的资料,他们研究自己的一位先人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动。当我与裴度后裔谈到午桥碧草的时候,他提出一个观点:他的先辈裴度,是“文人别墅”的钟情者和设计者。
  文人别墅与官员别墅不同,在布局上讲究与自然的和谐。自隋朝创立科举制度以后,天下士子嘴上都离不开儒家经典,而骨子里却总是不忘老庄。这些文人做官之后,一建别墅,就要把心中的自由灵魂释放出去。这灵魂,便是受老子和庄子的思想熏陶的。所以裴度设计绿野堂的时候,尽可能地让其接近大自然,把绿色作了别墅的灵魂,把绿色尽情揽入襟怀,真可谓绿叶堂前披绿叶,午桥碧草染午桥,到处都是一个“绿”字了……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
上一篇: 天下名园重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