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建筑 > 会馆民居 > 正文

【民居】洛宁乔家大院

2012/12/13 11:38:32  来自:洛阳网


  山西有乔家大院,洛宁也有乔家大院。
  这个乔家大院,地处洛宁县最西边的上戈镇,距洛阳148公里。一般人只知道上戈有优质苹果,却不知道上戈也有豪门大宅。
  乔家大院共有6处紧密相连的宅院,其特点是临街起楼房,靠山打窑洞;门前有炮楼,墙上有神龛。当地人说“上戈乔家,家大业大;院子不宽,出过大官......”
  洛阳离洛宁县城93公里,上戈镇离洛宁县城55公里,从洛阳乘车赶到上戈镇,还真够累的。
  乔家大院走过几个世纪的风雨,好像也累了。那整齐排列的青砖楼房,懒洋洋地卧在秋阳下;那成排的窑洞没有门,仿佛在一阵高亢的歌唱之后,突然有了一个停顿,张着大嘴却没有声音。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乔家大院?为什么这个乔家大院里,现在没住一个乔家后代?为什么高歌阔步的乔家,会突然间休止在历史的节拍里?


  


  需要历史回答的问题,往往得从现实说起。
  现实的情况是:凡是如今还能看到的大宅院,必定地处偏僻。因为地处繁华地带的大宅院,不是在炮火中损毁,就是在“开发”中被“开发”掉了。洛宁的这个大宅院,就位于莽莽苍苍的崤山余脉之中,紧临着灵宝,又挨着卢氏。旧社会,这一带土匪蜂起,刀客出没,这个乔家大院能留存至今,定有官府的荫庇和刀枪的护卫。
  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占尽地脉,独步风水,6处宅院从东到西足有五箭地,6个大门从前到后带起了五个院落。最奢侈的是,从大路到山崖,我整整走了300步,这300步距离内只有乔家,再也没有其他民居。
  一个“霸”字,突然跃进我的脑海,使我的心一沉:这乔家是不是地主劣绅呢?乔家究竟是靠什么发家的呢?
    洛宁民俗专家曲少波,他对这个大宅院很有研究,就当起了义务讲解员。他说乔家是从山西迁来的。洪武元年,朱元璋当了皇帝,面对战乱之后中原人口稀少的问题,他决定往中原移民,使肥沃的中原土地有人耕种。元朝时全国人口9000多万。到了明朝元年,只剩下5600多万人,锐减了三分之一有余。当时河南人口189万,山西人口403万。山西人口多,又紧邻河南,移民最方便。所以朱元璋就把移民源定在了“人多地少”的山西。
  移民办事处设在洪洞县城北1公里汾河岸边的广济寺。这座院落的大路边,有一棵数十围的老槐树。所有的移民手续,就在这斑驳的树影下进行。
  移民之初,每日有万人之众从这里出发。汾河岸边,哭声震天;大槐树下,生离死别。根据当时的政策,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九口之家留三,多余人口必须迁移。在这支庞大的的移民队伍中,有一名来自祈县的年轻人,名叫乔万升,他迈开大步,来到了洛宁上戈落户了。
  那时候的上戈,不叫上戈,而叫上虢。西周时期,三门峡曾是虢国的封地,从洛宁前往虢国封地,须翻山越岭,就是“上虢”了。后来,人们觉得这个“虢”字笔划太多,难写,就找了一个笔划少的同音字,变成“上戈”了。
  交待了乔家的来源,就该说说乔家的发家史了。乔家靠什么发的家呀?曲少波说:是靠卖油馍发的家。


  


  乔万升到洛宁落户之后,算是乔家移民过来的“头辈爷”。他的名字起得不错,似乎很有发展潜力,但乔万升落户这里之后,并没有升官发财。来到时候是一担两筐,连像样的家当都没有;死的时候是一棺一坟,就埋在上戈西北边的山坡上。
  但谁也没想到,作为移民的乔家第二代,却靠着卖油馍发了家。传说乔万升临死时向儿子交代。我死后你们一定要卖油馍。儿子说为啥?乔万升说:有一次我路过簸箕山,碰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这老头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家后辈人是做生意的,不管生意做得好不好,每天都要留一些油馍撂到街上。那些瘸子、聋子、乞丐看见了就会来吃。他们一吃,你家就发家了!
  乔万升的儿子名叫乔登朝,这名字也不错,登朝上殿,理想高远。他牢记父亲的话,先在上戈大街上摆了一个油馍摊,常年卖油馍,一天不错过,而且天天往大街上撂一些油馍。
  他这么一撂不要紧,附近挨饿的人都跑来了。每天可以吃到免费油馍,他们当然高兴了,于是到处吆喝“乔家卖油馍,街上撂许多”。一传十,十传百,等于为乔家做了广告,结果乔家生意越做越红火。一天,又一个白胡子老头来了,一来就抓油馍吃,一口气吃了十几个油馍,也不掏钱,抬脚就走。街上的人赶紧给乔登朝说,他还没掏钱呢!乔登朝却不阻挡,一句埋怨的话也没说。
  只见白胡子老头抹了抹嘴,又拐回来说:“我吃了你的馍,没有钱给你。你说!想要啥?”乔登朝说“我卖油馍,当然需要粮食喽。”白胡子老头说:“要粮食?容易容易!你回家吧,上到楼上,供个牌位烧些香,弄条布袋往里装。”
  乔登朝很聪明,他在楼板上挖了一个洞,再把布袋底饺开,然后往那个洞口上一套。结果小麦流满了几间房子。以后缺粮了,都这样干,每次都屡试不爽,乔家从此发了。
  这传说当然是幽默,其实是乔登朝做生意厚道,广有人缘,薄利广销,就渐渐富有了。


  


  关于乔家发家致富的原因,还有一种说法,说是乔家起坟起得好,护佑后辈发了家。
  相传乔家二辈爷乔登朝去世时,请阴阳先生来选坟地。阴阳先生素知乔登朝乐善好施,给残疾人油馍吃,就想给乔家选个好坟地。
  看坟地,有讲究,主要是要选个好穴位。阴阳先生认为大地经络和人体经络相似,如果把死人埋在正穴附近,那么这家人的后代就升官发财;如果把死人埋在偏穴上,这家人的后代前途就很一般;如果把死人不差分毫地埋在正穴上,那可不得了!这家人的后代就腾蛟起凤,出状元,当朝官,要不就出来个皇妃什么的。
  话说这个阴阳先生,把这一带地形风水看了个遍,掐掐算算,左选右选,最后把坟墓选在了山怀凹。山怀凹是个罗圈椅地形,一山环抱,形成山坳,是个好坟地!但阴阳先生没有选正穴,因为搞这一行人都知道,如果为谁家选了正穴,自己的眼睛就瞎了。
  可事有不巧,挖墓时下了雪,天太冷,挖墓人简直干不成活儿。为了避风,几个人一商量,就把墓穴往背风的山坳里挪了一挪。这一挪不要紧,正好挪到了正穴上。
  于是,那个阴阳先生的眼睛瞎了。
  于是,乔家墓地风水好,发家了。
  也是事有凑巧,后来一杨姓人家和一朱姓人家,分别在乔家墓地附近起坟,而杨朱两家的坟地,是呈拱卫状排列在乔家坟地的前面。这样一来,当地就有人说:“你看人家乔家坟地的风水有多么好!祭祀用的牲畜都有了,有朱(猪)又有杨(羊),猪羊齐备来烧香,人家咋能不发家呢!”
  其实,这不过是迷信罢了,但民俗传说就是这样,喜欢把神神怪怪的东西附会在一些事情上。这种说法也给乔家一种“定能发家”的心理暗示,于是就拼命挣钱,生意越做越大。


  


  话说乔家二辈爷靠卖油馍发了家,就开始置地盖房子,先盖了一处宅院。宅子坐北朝南,后有山崖,前有溪水,气气派派,风水不坏。
  虽说是靠做生意发的家,但从乔家三辈爷开始,就鼓励子弟读书入仕。岁月荏苒,朝代变迁,这一路下来就是几百年。在明代,乔家出没出过大官?《洛宁县志》没有记载,当地上岁数的人也说不清,但乔家一直在扩大宅院,还是蛮富有的。到了清道光年间,已盖起了5处大宅院。
  从这5处大宅院中,陆陆续续走出了不少官员。这里只说说乔子南的故事。他是清朝末年的一位巡抚。
  乔子南,乔家“子字辈”中的一名后生,他从小读私塾,功课好,进士出身,官至安徽巡抚。他在任上爱民务实,口碑很好。当时的浙江巡抚左宗棠,与他是同榜进士,又同是巡抚,所以两人常常聚会,十分投缘。一次乔子南过生日,左宗棠写了一副对联相赠:“诰落古今成一体,风流儒雅亦吾师。”
  从这幅对联中可以看出,左宗棠视乔子南如知音,宦海生涯,一体沉浮。同时又视乔子南如老师,赞扬乔子南风流儒雅,是“吾师”。后来,乔子南在老家上戈又建了一处宅院,这幅对联被镶在前堂屋门上,如今还能看到。乔子南没炫耀这幅对联,没有把它镶到大门外面去,但同时也没轻视这幅对联,把它束之高阁。
  当时左宗棠蓄势待发,政治前景看好(后官至军机大臣、两江总督)。乔子南这样处理左宗棠的对联,表明了他既有心机,又很内敛——不张扬,但也不掩饰,乔家在明清两代大抵是这样的门风。
  乔家大院主房的上方,用砖镶着一个2尺5寸高的木制“圣旨楼”,里面密封着五尺长、一尺宽、五种颜色的丝织长卷,那是清朝皇帝给乔子南下的一道圣旨。至于上面写的什么内容,从无人上去打开过。
  没人出于好奇去偷看这道圣旨,说明皇权思想在人的观念里中已经淡化了。是的,圣旨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当事人,圣旨又有何用呢?上一个王朝的故事,已被岁月稀释成一个传说;而皇帝的一道圣旨,对于今人来说,并不比接到朋友的一则短信重要。
  时光,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走着,到了民国时期,这个大宅院里的人仍在做官,只不过官越做越小。洛宁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介绍说:乔家后裔乔明成、乔世宗等人,在民国时期都当过上戈乡乡长,腰间挎着盒子枪,家门口竖着小炮楼。洛宁解放了,他们乔家有好几个人,都被判了死刑给枪毙了。乔家的6处宅院,也被分给贫苦农民沿用至今。至于这些建筑保存得好不好?其中有什么文化内涵,请看《乔家大院建筑篇:剥落在流年暗换中》。
  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洛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