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戏曲 > 曲艺 > 正文

解新富:洛阳小调曲子革新家

2012/12/12 15:46:51  来自: 经典洛阳

       洛阳小调曲子,简称洛阳曲子,解放后称洛阳曲剧。在小调曲子革新方面,解新富功不可没。
  王凤桐去世11年后,即光绪十三年(1887年),洛阳南郊大屯村有一男孩呱呱坠地,这个名叫解新富的孩子,继承了王凤桐的未竞事业,完成了洛阳小调曲子的革新。
  当时,由于王凤桐的去世,洛阳高跷曲受到严重影响。王先生在世时,改编了《蓝桥会》、《王三姐拜寿》、《小姑贤》三出戏。几十年过去了,洛阳一带唱的还是这三出,洛阳梨园春花寥落,整个戏曲界似乎在等一个人——此人须是音乐家兼旅行者,能把散落于各地的曲牌一勺烩,香喷喷地端给观众。解新富正是这样一个人!
  解新富自幼耳音就准,6岁时随大人听戏,凡听过两遍者,重要行腔都能记准。他天资聪明,热爱音乐,最便利的是他是个货郎,可以挑担游乡,走千村路,听万户曲,可把所见所闻编成戏词沿途哼唱。他白天乐呵呵,夜晚也不闲着,专门投宿曲子玩友家,以便共同研讨曲牌,改进唱腔,有时通宵达旦,乐此不疲。
  一个剧种的问世和完善,往往要经过无数次革新,原来坐堂清唱的洛阳俗曲,经王凤桐改造后变为高跷曲。这是第一次大进步,固然很好,但比王凤桐晚出生几十年的解新富,发现高跷曲的唱腔过于冗长和压抑,尤其是唱苦情戏(悲剧)时,使人心痛如割不忍卒闻。为此,解新富大胆筛选“扬调”、“满舟”、“剪剪花”、“汉江”等曲牌,这些结构简短、节奏明快的杂调小曲牌,打破了冗长压抑的唱腔,那清脆奔放的唱腔犹如跳动的阳光,使现场氛围豁然开朗。
  解新富不事张扬,刚开始时只在他家乡大屯村搞活动。到了民国初年,大屯高跷社实力显露,想捂也捂不住了,本村的郑云生、宁文定、解振乾、张孟林等人的名气越来越大,而且每次都运用解新富的新唱腔,这种新调演唱颇受观众的欢迎,大家亲切地称之为洛阳新调曲子,后叫洛阳小调曲子。在一次大型庙会演出中,他们一举击败了七里河、谷水、白碛、范滩等洛河两岸所有的曲子社,一时间名声大振。
  现在整理历史,理出来两个节点:王凤桐把洛阳俗曲变为高跷曲,发源点是在洛阳王屯;解新富鼎新小调曲子,发源地是在洛阳大屯。这都是围绕着关林一带发展,然后洛阳周边各县争相效仿,新安、宜阳、伊川、汝阳、临汝等地迅速普及,所以说,洛阳是这门艺术的发源地!
  洛阳小调曲子,是相对于南阳大调曲子而命名的。
  南阳大调曲子的特点是激越端肃,采用清唱形式,均为坐唱,演出地点在厅堂内院,追求高雅大方,常于月白风清之夜、华灯初上之时,当中放一张方桌,演唱者及伴奏者围坐在一起,通常由演唱者手执檀板(又名匀板)掌握节奏、速度,伴奏者各执乐器,以演唱者为核心呈扇面形坐定。演唱者应“闭目端坐,拔肩耸顶”,以示气度高雅、品格端正。或自弹自唱,或众人伴唱,场面肃雅怡人,属于曲艺体系。
  与南阳大调曲子相比,洛阳小调曲子更缠绵委婉,常用的伴奏乐器是曲胡、筝、三弦、琵琶、中阮、二胡等,这些器乐便于营造细腻委婉的戏剧环境,场面活泼而热闹,属于歌舞体系;常用音乐曲牌是大起板、小开门、小花园、莲花开、捕蝴蝶、祭江、游场、步步高;常用唱腔曲牌是阳调、慢垛、诗篇、书韵、满舟、剪剪花、剪花垛、小桃红、满江红、铺地金、一串铃、落江怨、打枣杆、银扭丝、软诗篇、四季春。
  你看这些字眼多有诗情画意,真的是和宋词的词牌差不多了,非常有文化底蕴,文化人一看就知,洛阳小调曲子的形成是根植于华夏文明发源地洛阳,与历史文化名城的底蕴大有关系——没有河洛文化之流水长波,就不会有洛阳小调曲子的浪花珠玉。
  也是天缘凑巧,就在解新富鼎新洛阳小调曲子之后,洛阳周边各县涌现出一大批好演员,他们是:名生朱六来、名旦朱天水、名丑朱双奇,还有名琴师朱万明。你看巧不巧,这些名演员,竟然都姓朱,却又不沾亲不带故,名气大,观众多,他们走到哪里,就把解新富的小调曲子传播到哪里,难怪有人说:“四朱”来尘世,生为曲子来,死为曲子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却硬是把曲子唱响了!莫非是上天派他们同时下凡,来完成这一伟大使命的?
  洛阳小调曲子,从最早的室内坐唱,到街头化装踩高跷唱,再到登台演出,使高跷曲变成“高台曲”,最终走上舞台,几十年间起承转合,总有能人在其中,开创一个新天地,真可谓洛阳人的骄傲。
  为扩大小调曲子的影响,解新富开始重视教学,除培养曲子新秀朱六来、张五魁、朱双奇等人外,还在豫西各县广收学徒,认真传艺,使小调曲子扎根豫西。他还到山西、陕西等地演出,为洛阳小调曲子的形成与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
  当时演员都是农忙时干活,农闲时找人组班演出,洛阳玩友多次下南阳唱戏,使南阳玩友学了小调曲子,洛阳玩友则学了大调曲子。南阳玩友看到洛阳人已经组班唱戏,也开始组织戏班,去掉高跷,登台演出,南北交流最终促成了河南曲剧的形成。
  1938年,积劳成疾的解新富病瘫,但仍坚持小调曲子的研究与改革,坚持在病床前向学员口授曲牌新作,教习剧目唱词。每次曲子戏回村演出,他都抱病临场观看和指导,直到1939年冬弥留之际,他仍在关心小演员的学艺情况,直到最后说不出话来,撒手离世——洛阳戏剧界对他的评价是:为人忠厚,艺德高洁。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 经典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