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美术书法 > 雕塑 > 正文

龙门石窟-概况

2012/12/13 15:39:58  来自:河洛文化资源库

  位于洛阳市南12.50公里伊水两岸的山崖间,是中国古代三大石刻艺术宝库之一。
  龙门石窟,从北魏迁都洛阳前后(493年前后)开始营建,大规模的雕凿延至唐朝的天宝年间(742—756年)。
  密如蜂房般的石窟群,南北绵延长达一公里。从北魏开始雕造,历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和五代,延至北宋诸朝,前后长达400余年。其中大规模的营造约计150年左右。据统计,两山尚存窟龛2100多个,佛塔40余座,佛像10万余尊,其中最大的造像卢舍那佛高达17.14米,最小的仅有2厘米。碑文题记2870品。其中造像以北魏和隋唐为主。北魏约占30%,隋唐占60%,余者散见诸朝。
  北魏孝文帝、宣武帝时期,主要开凿了古阳洞主像和南北两壁列龛。孝明帝时,完成了宾阳中洞,并开始营建火烧洞、莲花洞、石窟寺、魏字洞、普泰洞以及药方洞、唐字洞、赵客师洞的部分工程。
  历时30年左右的造像,从窟龛的形制和布局来看,颇继云冈石窟第一期的遗风。在造像艺术表达手法上,反映了孝文帝为巩固统治,促进汉化改革,学习汉族文化的政治主张。相应的雕刻技法,也由粗犷而趋于细腻。
  从北齐取代东魏,北周取代西魏,继而隋朝取代北周,并完成统一,结束了国家的分裂局面。这期间由于社会分裂,国力衰微,经济文化遭到破坏等诸多原因,龙门有纪年的窟龛和造像屈指可数。就仅有的北齐造像,在风格上与北魏时比较,形象趋于丰满胖壮,衣纹趋于简单,龛饰趋于简化。
  龙门石窟中的隋代造像稀见罕存,只在宾阳南洞有若干不加龛饰的纪年小龛。其中“伊阙佛龛之碑”北侧有隋开皇年间小龛,宾阳南洞北壁有大业十二年(616年)像龛。这两龛代表着隋代的造像风格,形象较前更加丰腴,衣纹基本上采用圆刀技法。
  龙门窟龛中不见唐武德年间的纪年造像。据“伊阙佛龛之碑”提供的资料可知,贞观十五年(641年)继续营建宾阳南洞未竣工程。永徽及稍后完成宾阳北洞之余工,并开始潜溪寺的修建工程。此时在龙门洞窟内最早出现了铠甲装束的武将形象的天王。这种将世俗将帅神化的艺术雕刻手法反映了唐代统治阶级的愿望。
  自永徽六年(655年)起,龙门石窟出现了一种特殊的“优填王造像”的题材。此种形象善跏趺坐,千篇一律,衣纹极少皱褶。直到调露二年(680年),前后连续达30年之久。
  此期在雕刻手法上,佛座的变化较为突出,佛像的造型继续向丰满圆润、世俗化及写实美的境界推进。
  自武则天立为皇后直至改唐为周,其间近半个世纪,武氏要利用佛教为其称帝造舆论,此为龙门广开窟龛的政治原因。石雕技艺的日益精湛,给规模宏伟、形象逼真的艺术作品的出现提供了保证。
  此期中,有纪年的大中型洞窟有上元二年(675年)完工的大卢舍那像龛(亦称奉先寺),咸亨四年(673年)以弥勒为主尊的惠简洞,永隆元年(680年)的万佛洞等。
  大卢舍那像龛,是龙门规模最大,雕刻技法最精湛的一组石雕艺术。整铺11尊大像,身份各异,神情不同,达到了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效果,确为古代石雕艺术的瑰宝。
  惠简洞,以高僧惠简住持而得名。它以弥勒佛为本尊,是迎合武则天弥勒转世说,为改唐为周作舆论准备的产物。西山摩崖三佛龛是弥勒为本尊,以结跏趺二佛分居左右的布局。又据弥勒在中宗时代几乎绝迹的现象,故知此龛亦是武氏称帝前后的作品。
  万佛洞是为高宗、武则天及其诸子开凿的大型洞窟之一。方形平顶,布局和雕饰别有特色。
  东山大万伍佛洞,本尊弥勒佛,窟内有据《付法藏因缘传》雕刻的佛教西土从摩诃迦叶到师子比丘的25代传法谱系像。与此相类似的东山看经寺,又有所谓29代传法谱系图,在师子比丘后又加四代直到菩提达摩。
  万佛沟的高平郡王洞,是以连枝莲花坐佛的形制。龙门石窟此间的造像还有些中小型窟龛,但在三世佛、千佛多种布局中,出现最多的是“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及大势至菩萨)的造像组合,间或出现观世音单独的造像。
  唐中宗至玄宗时期,龙门的佛教造像活动走向了低潮。在此期间的50年中,未发现有纪年的大中型洞窟。东山二莲花洞、四雁洞,从风格上看属此期的可能性较大。在此期间,政治斗争反映在宗教造像上的是,自中宗复辟,弥勒佛的形象在龙门基本绝迹。另外,擂鼓台北洞则是密宗造像活动留下的遗迹。
  玄宗时期,当是唐代龙门开窟造像的余波,到天宝十五年(756年)安史之乱以后,更是濒临尾声。德宗贞元时期虽有几个纪年小龛,但艺术造型较之以前已大为逊色。
  五代时期的后梁建都于洛阳,龙门仅有个别小龛的出现。宋代造像仅有若干处小龛,艺术价值更不可与前同日而语。
  龙门石窟的佛教造像,是外来的艺术形式在中国文化艺术的土壤中生根、开花、结果的产物,是古代劳动人民在艺术宝库中留下的一颗明珠,是中华民族艺术史上的光辉篇章。
  石窟造像虽多为皇室权贵发愿祈福之作,然却折射着洛阳的兴衰,反映了王朝的重大政治动向,如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武则天的改唐为周、中宗的改周复唐等等,都对石窟造像产生过重大的影响。此外,龙门石窟集中了中国佛教各宗派的造像,其间还有道教的造像龛,这些均是研究中国历史及宗教、艺术史不可多得的资料。
  龙门石窟“不仅为石镌佛场,亦古碑林也”。大多数的造像窟龛,都留下了年代月日、造像动机和祈愿内容的碑刻。这数以千计的碑文题记,不仅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而且还有较高的书法艺术价值,如“龙门二十品”,使得龙门石窟在全国石窟群中居于特殊的地位。更值得一提的是,龙门保存了丰富的中外交流史方面的文物资料,如古朝鲜僧人开凿的“新罗像龛”,古中亚吐火罗国僧人宝隆的纪年像龛,唐代四次出使印度的王玄策造像龛等等。

龙门石窟分布图


  龙门石窟群分布于古代形成的石灰岩山上,造像和窟龛受到自然的破坏,也受到人为的劫掠,致使今日所见绝大多数已残缺不全。就自然破坏而言,由于造山运动形成岩石节理层次的厚薄不匀。特别是西山南部,层次薄,裂隙密集,促使雕刻品的风化、水蚀、生物等破坏作用日渐加剧。许多艺术品面目全非,碑刻更是漫漶难辨。人为的破坏,有历史政治诸方面的原因。北宋欧阳修在《河南府重修净垢院记》中说“及汰建庙社,称京师。河南空而不都,贵人大贾废散,佛图之奉养亦衰,岁坏月毁,其居多不克完”。龙门石像大量破坏的记载,见于元代萨天锡的《龙门记》。其中说:“然诸石像旧有袭衅,及为人所击,或碎首,或损躯,其鼻耳,其手足,或缺焉,或半缺或全缺,金碧装饰悉剥落,鲜有完者”。并且还说:“旧有八寺无一存”。给龙门石窟带来最大劫难的是近代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分子,他们勾结民族败类对龙门石窟的珍贵石雕艺术品进行大量的窃掠活动,国民党统治时期,龙门更是兵匪出没,使这座艺术宝库遭到了空前的破坏。
  建国后,龙门石窟真正回到了人民的怀抱,1951年4月15日成立了“龙门森林、古迹保护委员会”。1953年又专设了“龙门文物保管所”。确定保护范围,整修道路,建立群众性的保护委员会。其后市政府多次颁发布告,号召保护文物,惩戒破坏行为,基本杜绝了人为的破坏。对龙门石窟的保护工作,随着工业发展和其他先进材料的出现,由原来的社会保护,进而采取主动的维修和加固。1971年以来,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采取了有机化学和地质工程相结合的保护方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河洛文化资源库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