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历史, 见证文明 文化洛阳
首页 > > 历史 > 思想学术 > 正文

【学术思想】洛宁篇:祖师墓与老子

2012/12/13 16:50:43  来自:经典洛阳

  (阅读提示)史云:“老子西出函谷,不知所终”。这一句“不知所终”,给老子的后事留下了诸多谜团。有人说,老子的遗骸葬在陕西周至;有人说,应往老子的故乡河南鹿邑找寻老子墓。这两派的争论尚未尘埃落定,那边又冒出来一个新观点:洛宁寿安山上的祖师墓,才是老子的坟墓。

  从楚汉相争到三足鼎立,谁是谁非说不清,故事倒是越来越精彩了。


  洛阳有座祖师庙;洛宁有座祖师墓。


  祖师庙供的是玄武大帝;祖师墓葬得是谁,到如今还没有定论。然而不久前,洛阳老子学会会刊——《老子今古》上登载了一篇文章,文中言之凿凿地指出,洛宁祖师墓其实就是老子墓。这下子舆论哗然,本就火药味浓烈的“老子墓纷争”再度升级。


  


  事情的缘起,关系到河南大学历史系的一个老毕业生——原洛宁县人大常委会党支部书记李德龙。《老子今古》上的那篇文章,引用的就是他的观点。
  李德龙当了一辈子干部,年逾花甲,还蜗居在洛宁县城一套简陋的公房里。我们见到他的那天,他正猫在屋里整理笔记。整个房间没一件象样的家具,墙角旮旯里到处都是书。
  “人老了,没别的念想,就想澄清一个事实:洛宁祖师墓其实就是老子幕!”李德龙拿出一本小册子让我们看。这小册子是用A4纸手工装订的,很厚,有二三十张的样子。卷首题着一行大字:《从老子葬地看河洛魅力——老子墓在洛宁》;大字底下又有一行小字:“2006年3月8日第三次整理”。
  李德龙说,为了这沓东西,他埋头研究了二十来年,翻遍了与老子有关的史籍,踏遍了老子当年留下的足迹。“搞历史的得懂得尊重历史,我敢打包票,洛宁祖师墓就是老子墓!”
  尽管他态度诚恳,言辞恳切,我还是对他的结论持怀疑态度,非常怀疑!要知道,关于老子的归葬地,目前国内尚无定论。自打老子当年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之后,就再没人能说清楚他究竟被风吹到了何方。曾有研究者列出种种证据,想证明老子葬于陕西省周至县东南郊外的山坡上,或是葬于河南省鹿邑县境内,可惜这些证据分量不足,难以服众。
  你想,既然那些著名专家、知名教授都不敢打包票说老子究竟葬在哪儿,你李德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又凭什么妄下结论?
  李德龙似乎看穿了我的怀疑和不屑,他建议我们随他到洛宁祖师墓走一趟,“看完了祖师墓,你们就知道我没说假话。”


  


  祖师墓位于洛宁县城东5公里处寿安山南麓。此墓无碑无铭,就连当地人也不晓得它埋的到底是哪行哪业的祖师。尽管如此,它仍光荣地当选为洛宁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远远看去,祖师墓非常高大,大概有三层楼那么高。不但高大,而且奇怪,墓顶不是尖的,而是方的,整个墓冢呈覆斗形,像个倒扣的米斗。从其形制来看,似是春秋战国时期遗物。
  当时正是深秋,田野尚未来得及更换衣裳,触目所及,仍是大片的青绿。祖师墓安静地伫立在这青绿的最中央,夕阳的余晖温柔地抚摩着它的臂膀,宛若一幅色彩浓重的油画。
  李德龙说带我们走近墓旁,指指四周蜿蜒起伏的山势:“看!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罗圈椅’,祖师墓正坐在这把‘罗圈椅’正中,风水好着哩!”
  中国古代风水学说将人的墓地划分为许多等级,那最高等级的风水宝地,乃是“枕山蹬河”,并且身坐“罗圈椅”。而祖师墓所处的,正好是这么一块顶级的风水宝地:它的北面是寿安山(崤山余脉),南面不远处是洛河,符合“枕山蹬河”的条件;而寿安山的山岭向左右两边延伸,从高空俯视,宛若一把罗圈椅,对墓地形成三面环抱之势,更符合身坐“罗圈椅”的条件。
  可是,九州何处不山川?中国的风水宝地多着呢!仅凭风水好就认为祖师墓是老子墓,未免太过牵强。
  李德龙见我们摇头,似乎起了急:“来来来,咱爬到墓顶看一看,看完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人。”我暗自笑道:你说祖师墓是老子墓,却还要爬到墓顶,这不是在“老子”头上动土吗?话虽如此,还是忍不住好奇,于是拨开乱草,哼哧哼哧地爬上了墓顶。
  登高望远,不必李德龙再费唇舌,我已兀自震惊:只见祖师墓周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地势下沉,各形成一道深谷,看起来像是四条蜿蜒游动的长龙。脑中电光火石,迸出以前在古书上看过的一句话——老子葬地有四龙环绕。难道,祖师墓葬的果真是道教祖师老子?
  “这四条沟都有名儿:东边的叫东龙沟,西边的叫西龙沟,北边的叫仓龙沟;南边的以前也叫龙沟,后来改称余庄后沟。”李德龙介绍完毕,瞥一眼我们的脸色,又得意地开始引经据典:
  古竹书《老子葬其造》中载:“老子葬寿鞍(同“安”)山,其周所四龙围绕”;
  唐《博世澜言》中载:“老子葬于佣(同“永”)宁寿安山,当有三道佛地交会,清葬四龙扶位之穴”
  北宋林灵素《水镜相术论》前言中载:“老君者李耳,卒葬于永宁之寿安山”;
  清何玉停《水镜相法·后志》载:“(老子)……终解八斗,留有南龙沟、北龙沟前后四沟之古所”……
  他的“证据”还没列完,我们已一个个瞪大了双眼。谁不知道,古时的“永宁”就是现在的洛宁?谁不知道,洛阳就是“三道佛地交会”处?物证、“书”证俱在,事实胜于雄辩,一切似乎由不得人不相信。李德龙抚掌大笑:“呵呵,凡是读过我的论文、听过我的讲解的人,无不认为我的‘一家之言’才是唯一正确的‘一家之言’,你们也不会例外。”
  我不语。如果这果真是事情的真相,如果真相果真是这么简单,那么,它何以到如今才浮出水面?


  


  老子是谁?
  道家鼻祖,《道德经》的著述者。他本名李耳,传说他母亲无夫而孕,怀胎81年,生下个须发皆白的小老头,故名老子。
  老子的生平很简单。他出生在古时的楚苦县历乡曲仁里,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鹿邑县太清宫镇。他做过周代守藏室之史,用现在的话理解,就是国家图书馆的管理员。近水楼台先得月,老子读典甚多,知识渊博,就连大名鼎鼎的孔子,也曾拱手作揖,向他问礼两次。
  关于老子的为人,司马迁曾以一言概括:“老子,隐君子也。”(见《史记·老子传》)这话说得精辟,老子的确是“隐君子”。他一生行事诡异,来无影,去无踪,是个名副其实的神秘人物。
  历史上关于老子踪迹的所有记载,只是由豫东的鹿邑到豫西的函谷关,跨长550公里的一段路途。据说老子踏上这一段旅途,乃是为了躲避周王室变乱。而史籍中关于老子事迹的唯一详细记载,也只是他在函谷关的一段遭遇。
  那是两千五百年前的一天,老子骑着青牛,一路西行,裙袖飘飘地来到了秦国边塞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县境内)。秦国关令尹喜——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边境站长,一大早起来望气,见有紫气东来,断定必有贵人过关,遂吩咐家人备好酒菜,叮咛手下打扫关口卫生,恭候贵人光临。
  果然,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骑着一头青牛悠然而来。关令尹喜上前询问,得知这是学问高深的老子,非常高兴,于是盛情挽留。老子本不愿滞留,但苦于没有关牒,只得答应关令尹喜,暂留函谷关,并写下五千言,作为换取出关的条件。
  这五千言,又名《老子》,也就是后人所称的《道德经》。《道德经》中有句名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意思是说,可以讲出来的“道”,不是永恒的“道”;可以呼出来的“名”;不是永恒的“名”。白居易曾以此拿老子开涮,赋诗道:
  “言者不如知者默,此语吾闻于老君。
  若道老君是知者,缘何自著五千文。”
  此诗意在讽刺老子自著五千言,破坏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规矩,是在用自己的手打自己的嘴巴。话虽有道理,估计却要招来老子崇拜者们的抗议。你想,设若没有这五千言,后人如何领会老子精神的玄妙之处?设若老子精神无存,世上缘何会有道教这一遁世港湾?
  老子是自相矛盾,可是,一切多亏了老子自相矛盾呀!
  遗憾的是,老子在函谷关留下五千言后,毅然骑青牛西去,从此杳无踪影。史书上只说他西渡流沙,过新疆,穿沙漠,直向西域,至于他最终到了哪里?不知道。
  这一个“不知道”,可害苦了后人。崇敬老子的人们天马行空,开始杜撰老子的“后事”:老子的家乡人鹿邑县人说,老子去了印度,摇身一变,成了释迦牟尼;虔诚的道家弟子说,老子舍弃肉身,修炼成仙,飞天去也;至于那些脚踏实地的,则提出了终极疑问——老子的遗骸今在何处?
  是啊,不论老子去向何方,是化佛还是成仙,他的肉身总还留在地球上吧?那么,他的肉身究竟在哪里?换句话说,他的墓冢到底在何处?于是众人展开争论。这就是李德龙“祖师墓=老子墓”之说出炉的背景。
  至于李德龙的一家之言是否就是历史的真相,这是历史学家们需要求证的事,我们似乎不必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超然物外、与世无争的老子,恐怕不见得会喜欢世人为他的后事而争。
  作为洛阳人,我们需要庆幸的是,这个一家之言,以一种合情合理的形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美好的想象空间。再见洛宁祖师墓,或许,我们可以大胆地说上一句:这里面没准葬着老子呢!

责任编辑:admin文章来源:来自:经典洛阳